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梅泽美波访谈:那份满溢的温暖

纳妹子 书生 772℃ 已收录 0评论

来自Blt graph. Vol.43 (2019 May)  杂志梅泽美波访谈翻译。

感谢扫图:anti-lover​​​​

———–

自己到底是什么角色,究竟能为自己做些什么——。不论是谁都至少有考虑过一次这些事情吧。乃木坂46的梅泽美波,在20岁的当下,就陷入了这样的烦恼。

BLT:在二月份举行的出道7周年Birthday Live之后接受采访时,你用了“处在只要走错一步就可能会跌落下悬崖,有种边走边摸索道路的感觉”来举例形容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呢。

UM:现在也还在迷路中(苦笑)。有很多要毕业的前辈们,在23单『Sing Out!』里,是迄今为止人数最多的,有8位三期生(包括我在内)进入选拔,周围的环境瞬间发生了变化。虽然自己一直认真地思考“为了团体自己能做些什么吗”、“在现今的乃木坂里自己该是怎样的存在才好”,但是没有得出答案呢。

BLT:这个烦恼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

UM:(第二次进入选拔站在前排)22单『归途想绕远路』的时候开始非常困扰。(第一次选拔)21单『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因为同时间有舞台剧之类的(工作),总之拼命地,比起面对自己,一股脑地栽进工作里的时间要更多。但是,由于22单的宣传期非常长,渐渐能冷静下来时,明明站前排的成员都是背负着他人的期望站在那里的,于是思考“为什么我也会站在前排呢”。不过无论怎么想,自己都无法找到答案。也因此,23单选拔发表的时候,感觉(自己)果然还是不行啊。

BLT: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行呢?

UM:虽说意外地并非是拘泥于站位上的原因,从前单的前排变成这单的第二排,感觉到被这个结果狠狠地点醒了,那时候我就在想自己不太行。但是,自己的内心里有什么东西duang地砸下来了。

BLT:但是,被刊登在各个杂志的封面上,这难道不是“被期待着”的体现吗?

UM:进入选拔也好,被刊登在封面上也好,我是非常非常高兴的。但是,类似“为什么(选我)呢?”这样,会非常(深刻地)考虑(这些事情的)理由。今天封面的拍摄也是,会去想“我来做真的没问题么?”而变得不安。但是,想要回应期待的心情也十分强烈。虽然有想要回应期待的想法,但尤其是最近,自己有着强烈的自卑感。比方说,和前辈们一起工作时,观摩前辈们的舞台剧后,虽说(不努力就无法追赶上前辈的脚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还是更深刻地意识到了若不付出百倍努力就无法达到前辈们伸手就能触及的程度。大家的内心里都有像不会摇晃的轴一样的东西么。我的内心没有那么坚定呢。因为没有那种轴所以经常感到迷茫。可能就是在考虑这些事情的时期吧。

BLT:可能正因为可以被分配到有责任感的工作(才会去思考这些事情)吧。

UM:而且原本我内心是很消极的。虽说这是只要自己在心里解决了就好的事情,不想把它示于外界,但还是有显露出来呢(苦笑)。

BLT:不是,从以前开始就常说“想堂堂正正的,变得自信起来”。(我们)觉得你实际上就是这样的人。但实际上正是因为自己很消极才想着要成为那样的人么?

UM:是的呢。不想讲(乃木坂身高第一高)这个外表特征,也不希望写呢(笑),实际上我非常消极。在家里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变得非常不安。做这份工作之后,一个星期后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不知道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可能在什么时候突然消失,感到非常孤独。虽说在团内活动时,成员们当然会成为(支持)我的力量,但这终究是和自己的战斗,会觉得自己只身一人呢。还有,最近思考的是,即使想和谁聊下自己的烦恼,但因为最后还是只能由自己来解决,想着自己是否真的有必要和别人商量。

BLT:因为想着这些而无法和别人商量么?

UM:做不到去向别人诉说呢。倾听他人倒是没什么。但是,大家应该都抱有各自的烦恼,会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别人额外费心而感到歉意。

BLT:没有在逼迫自己么?

UM:真的最近,想珍惜每一天。目送着毕业的前辈们的身影,觉得毕业是每个成员必经的道路。对于自己来讲,毕业也并非是到遥远的将来才要考虑的事情呢。所以,即使是休息日,即使是不经意间过掉的一天,在只能考虑乃木坂的现在,也要以乃木坂46的梅泽美波的身份而存在,到毕业之后,再考虑变回原来的(自己)。因此,一定要重视、享受当下,也因此会为了必须要做点什么而着急。感觉得到“现在”这个时间点所背负的压力之重。

梅泽美波访谈:那份满溢的温暖

BLT:虽说逐步地改变自己应该是很重要的,但正因为重视“现在”这个时间点,(我认为)接受原本的自己这件事也同样重要。

UM:呀~, 会觉得(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打破乃木坂的饭们对我的印象呢。所以,有点不想暴露自己,有种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犹豫不决的恐惧感。

BLT:这样的印象指的是三期生的组织者、性格坚定的人之类的?

UM:是这样的呢。一直以来被身边的人和饭们多次评价“梅泽一直都很可靠呢”、“如果是梅泽的话就应该没问题了”之类的。虽然也有想过“完全不是这样的啊”的时候,但因为觉得这么继续努力下去是件好事,也就一直努力到了现在,就是自己扼住自己脖子的状态呢。但是,我不想将自己不好的地方呈现给大家,想以完美的形象存在着。

BLT:但这样不会很辛苦么?

UM:是这样的呢~。因为不这样做的话就会过分在意别人的眼光呢。可是,因为到现在为止都是那样(指不愿暴露自己的短处)活下来的,已经无法改变了呢。

BLT:没想过改变那种方式么?

UM:嗯——,想改呢(笑)。想丢掉奇怪的自尊心!虽然想丢掉,却又不想给人看到自己的弱点。要怎么办才好呢(笑)。

BLT:让我们换个话题吧,现在还有保持联络的家乡的或者学生时代的朋友么?

UM:虽说非常少,但还是有的。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的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们,包括我在内一共6个人的女子团体,和她们什么都可以聊呢。但是,工作的事情就不会讲那么深。

BLT:你的朋友们觉得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UM:和她们在一起时,我意外地是被调侃、被开玩笑的那个角色。可能会觉得稍微笨笨的吧。因为给她们看的是最真实的自己,所以她们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可靠的人,但是那种需要认真的时候还是会认真去做的感觉。

BLT:在哪方面会不可靠呢?

UM:要说不可靠,倒不如说在养育我的环境中,仅仅会理所当然地去做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就算是可靠了。

BLT:原本的自己和周围对你的印象和自己的理想三者中,正在寻找“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这就是梅泽美波的现状么?

UM:是这样的呢……嗯。因此,像无处可去的悔恨这样的情感就由此而生。虽然想做这些事,但现在的我是做不到的。那么,这种想法该丢向哪里才好呢。总而言之现在,下定决心能去历练就去历练。打开以前出演过的舞台剧的剧本,想着现在的我还能用这种方式念台词么,看动漫,试着说里面的台词,真的很拼命。即使这样,因为我对自己也没信心,也无法喜欢自己,和周围比较,抱有自卑感,然后又想该怎么办,就这样一直重复着。真的,自己非常烦人!真的很烦人(笑)。

BLT:接受自己的弱小和悔恨,然后将它公之于众如何?

UM:不想拿出来(笑)。

BLT:不想给人看自己软弱之处的梅泽小姐的弱点或者说棘手的东西是什么呢?

UM:食物里倒没什么讨厌的东西。嗯……,鬼屋!鬼很恐怖(笑)。有陌生人站在自己身后也很恐怖呢。

BLT:可能是和外表有着天壤之别的一面呢。

UM:还有,突然的邀请(笑)。希望能有做准备的时间!比方说,被人问到“今天去你家可以么?”后,虽说房间已经整理到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拜访的程度,但还是不免担心“等下……那边,不用吸尘器打扫一下没关系么”之类的,会想很多。烦人的自己出现了(笑)。

BLT:那拒绝邀约呢?

UM:虽然不会拒绝别人,但经常会说“给我半小时”之类的。

BLT:完全不是大大方方的啊。

UM:其实很胆小呢(笑)。

梅泽美波访谈:那份满溢的温暖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19144.html
喜欢 (5)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