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人是一棵倒长的树

纳文 书生 8597℃ 已收录 0评论

在自然界里,鲑鱼是人们最熟悉的逆流动物。每年产卵,它都要千方百计地流向出生地——那条陆地上的河流。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几乎可以说是一条充满血腥的回家之路,除了艰辛的逆流而上.还有等在河边饱餐的灰熊、数以万计的鱼雕。在路上,鲑鱼几乎要耗尽所有的能量和储备的脂肪,然后它们将完成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尹情.谈恋爱,结婚生子,最后安详地走向死亡。

南极的帝企鹅,每到交配季节,就会成群结队,在南十字星座的引导下,向自己的出生地准确无误地前进。

当秋天的凉风吹起的时候,食来鸟就离开夏季加拿大的家,飞往阿根延的冬之巢。这段路有4.800~8000公里之遥。

座头鲸在极地附近度过夏天,秋季水温下降时返回赤道。

甚至,成千上万的王斑蝶每年飞3200公里,从美国和加拿大的繁殖地捌圣西哥中部山区,而它们是前一年春天从墨西哥飞回的那群蝶的孙子!

这些动物,无疑都在讲述着一个古老的生命法则:生命的每一次新生,都是需要追溯的。而且这个追溯,除了辛苦.还隐含着态度与品质。天鹅可以在八九千米的天空中展翅十多个小时.比起普通鸟类的四五十米,如同奇迹。但当它在水面上落下时,却总是温和而谦卑地弯着头颈。它告诉了我们做人的另一层道理:走得越远,飞得越高.眼界越是开阔.回望来路时.越是没有骄傲的理由。

动物的故事,总是如此的简单朴素。它们保留了古老物种的生物本能,保留了人类正在遗忘和忽视的某种技巧。现在的草原牧民,也很少再年年迁徒,残留在人身上迁徙的本能,大多只是一些记忆的虚线了。

如童话所言,孩子洒落一路的石子,找回密林中的家,我们则凭此虚线,回望走过的旅途。在回忆、反省、藏匿,负重等等心理状态上,动物的回家,为人类展示了通俗易懂,形象生动的画面。

好久以前,我曾对朋友感慨,人的一生可能l 2岁就过完了,以后延续的,不过是我们未解的疑问而已。后来看到比利时作家弗郎茁•海仑斯说的话:“人的童年提出了整个一生的问题,但找到问题的答案,却需要等到成年。”惊喜又感动,这样的话.和动物一次次回到出生地,是多幺的异曲同工啊。

有个女朋友.电话里对我说,自己开始写回忆录了。“不知道怎幺的,就想起童年的事情来。我相信现在的我,的确跟童年大有关系。”我开玩笑:“完了.你老了。”其实她一点也不老.只是生命中碰到了难题。

我理解她的变化,知道这份思考,必定是一次新生的需要。重温过去,学会反省,就包含着再生的希望和可能,它会使生命转化为更加隽永与纯粹的形式。

从这个角度讲。我喜欢将人生比喻成一糠倒长的树,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个;虽然一切都在消失,记忆却在指明着来路;虽然一次千辛万苦的逆流之后,我们找到了某个问题的答案。上帝却又转眼将原来的谜底,变成了崭新的迷面。

而最终回归内心的生活方式,正是人生这棵树隐秘生出的根须.它们暗自向上生长,充满了不可视的悬念。

摘自《现代交际》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77.html
喜欢 (2)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