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文化输出

文章 书生 212℃ 已收录

文化输出

@南轩墨兮:

在微博上刷到某篇雄文,但是在我看来基本上充满了槽点。最能体现这篇文章的观点就是如下连续的三段。

这些段落可以说是「典中典」了,非常代表那种当代中国烂俗的自我陶醉式文化输出想象。

比如说作者认为中国的文化输出应该输出中国的价值观。在前文中作者还引用了《火影忍者》《海贼王》等例子——然而我们现在就看看这个例子,《火影》《海贼》输出的是「日本的价值观」吗?《海贼》其实我没怎么看,我就不评价了,《火影》的价值观是什么呢?其实最明面的价值观——深层的人文关怀就不谈的,因为不可否认的是,动漫受众大多也就图一乐——就是Jump系的三大标签:「热血、友情、羁绊。」尤其是「羁绊」这个词,在当代中国这个词的流行,保守地说,《火影》至少有一半的奠基性贡献。

「羁绊」——或者用现在更语文正确的表述,「牵绊」——毫无疑问是日系ACGN最喜欢标榜的价值观之一,相信熟悉日本ACGN的人脑中已经浮现出成打的作品了。当然,「羁绊」固然有日本文化传统的根据,但是我觉得这东西与其说是「日本的传统价值」,不如说是一种「现代价值」,甚至我要说,当人们宣称能够在日本传统中找到依据时,虽然不是100%,但相当大的部分实际上也是「现代人以现代眼光重塑的传统」——也就是说,它们本质上是「现代的」、而非「传统的」,或者直接说,它们就是「被发明的传统」。

理解这一点其实非常关键。因为「价值观的冲突」是人类最难以忍受的冲突之一。我经常举苏格拉底的例子。苏格拉底蔑视世俗的知识,认为真理不在这个肉身的世界中,于是逢人就问「你知不知道xxx」,然而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把那些自以为知识博达的人驳斥得哑口无言,逼迫他们不得不承认世俗的成见可能是不靠谱的。苏格拉底宣称「未经反思的生活不值得过」,他对古希腊流行的价值发起全面抨击,他挑战古希腊的权威,他向青年人传授一种理想中的社会形态——结果苏格拉底被以「败坏青年;不敬神明,引入新神」的罪名处死了。

这不是一个遥远的故事,而是时时刻刻发生在人类社会中的事,别说苏格拉底这种整天上街溜达叮人的「牛虻」了,就说微博这破地方,看别人说几句话不合自己心意,马上就拉黑的人,还少吗?所以「价值观的冲突」是人类最难以忍受的冲突之一,也因此,实际上那些能够大流行的作品,通常在价值观上都不会有什么特别挑战大众的地方。

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绕回来了,我们再看这个东西,「羁绊」。哪怕说这东西确实是日本文化的依据,难道在其他文化中就没有了吗?显而易见,有。实际上我这里再插一句,明代意大利人利玛窦来中国,第一次曝得大名就是因为他写了《交友论》,这篇文章在中国大受欢迎,文人争相传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众多学者都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一个说法是:中国所谓「五伦」,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前四伦都不是人可以选择的,都是出生就注定的,但朋友却是人可以自己选择的,因此在礼教严苛的古老中国,「交友」的呼号就仿佛是划破黑暗的一道光明,自然人们相拥而去。

我插入这段的意思是想说,「友情」「羁绊」这样的东西,是普世的价值。虽然有些地方会更表面地推崇这些价值,有些地方看似更不热情于这些价值,但这东西只要抬出来,就是全世界人都可以接受的。因此《火影》能够在全世界流行,依我看,恰恰不是因为他输出了什么「日本独有、他国没有」的价值观,而是因为他核心的价值观就是全世界人民都喜闻乐见的。《火影》不去挑战任何民族的价值观,这才是《火影》能够大流行的原因之一。

那后面简单提一另一个我想驳斥的点。作者描述中国的价值观时抬出了一堆东西,然而我要问两个问题:(1)这些东西真的是中国价值观最核心的部分吗?还是一个现代中国人想象出来的传统?(2)这些东西是中国文化特有的吗?还是在全世界各民族那里都可以发现?

——————–

@安迪斯晨风:从来不存在有意的“文化输出”,凡是成功输出的文化产品都是“文化外溢”——文艺首先要让本国人民喜欢看,真正喜欢的,我们自然而然就会给外国人安利。而不是很傲慢地把一些我们自己都没多少年轻人爱看的东西输出出去。自己都不看,指望着外国人喜欢,可能吗?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3011.html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