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无题

纳文 书生 210℃ 已收录

@河森堡:

我最近经常会被自己莫名拉入焦虑中,即一种早已注定的失败徐徐降临的焦虑。

您就好比说,前段时间我开始恢复柔术训练,请了个老师教我,实战的时候输了好几次,被各种降服和绞杀,事后我就复盘,想搞清楚自己咋就输了,思考一番后我越发明确了一点,那就是我不是输在最后的那个降服技上,而是早在好几个步骤以前就注定会输了,在某个关键位置失守之后,失败就已经不可避免,只不过这败局完全显露出来还需要一点点时间。

其实不仅柔术实战是这样,历史中很多困局也是类似,结果早已注定,只不过败局需要慢慢显现,而且你越是把时间细分,这种宿命感就越让人窒息。

比如说,纳粹德国的败亡是什么时候注定的?可能是1944年6月6日早上6:58分53秒,当时奥马哈滩头的一个德国机枪位被盟军狙击手打哑,德军火力刹时在局部落于劣势,很快相应阵地就被盟军攻占,而德军失去这个阵地导致了整个诺曼底易手,随后潮水般的盟军士兵涌入法国,纳粹覆灭已成定局,在无数混沌交织的因果之中,当那个奥马哈滩头机枪被打哑的瞬间,苏联红军的旗帜就已经必然飘扬在柏林国会大厦的房顶上了。

有时候,我也会想,说不定这世界上还有更大尺度的败局早已注定,只不过它的显现需要经历更加漫长的地质时间。

人类的基础理论已经很久没有突破性进展了,全球环境持续恶化,社会发展却长期低迷,大家都在迫切等待下一次技术革命的到来。

然而,不会有下一次技术革命了,因为现在各个学科在前沿已经高度精专细分,以人类的神经系统效率来看,想在思想上做好实现下一次技术革命的准备,需要前沿研究者们拥有50年左右的青春才能覆盖相应知识的学习和研究过程,但人类没有那么长的青春,就这样,荒诞的一幕上演了,人类想要延长青春就需要技术突破,但技术突破又需要先延长青春,在这种逻辑的自锁之下,人类发现自己走进了死胡同,而之所以会走进死胡同,是因为神经系统的效率太低,学习和掌握已有的知识已经占据人生太大比例,所以,不会再有下一次技术革命了。

人类最终没有发展出跨星际技术,文明之火被困在这个小小的蓝色星球上,最后慢慢熄灭。

那这个败局是什么时候注定的呢?其实古生代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早在志留纪,一些脊椎动物在演化过程中,偶然发展出用脂质髓鞘包裹神经的方案,如此一来,脊椎动物即可大幅提升信号传导效率,敏捷的动作让它们对付节肢动物时胜率大增。

但这个方案其实是个半成品,只要再过一千万年,海洋脊椎动物就能在神经系统上摸索出一个更完善的方案,使得神经系统的效率再上一层楼,而这种神经系统的发展方案历经古生代、中生代乃至新生代数亿年的迭代后,终于得以在第四纪全新世末期演化出足以承载跨星际技术的智能,让地球的生命之火洒向宇宙。

然而,古生代一帮子鱼类没有沉住气,在泥盆纪带着自己的半成品神经系统爬上了陆地,然后迅速席卷各个生态位,等真正完善的神经系统方案突变出来时,陆地上已经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了。

那个开启星际之门的钥匙,那个蓝色星球的未来,就这样渐渐堙灭于古生代的大洋深处。

所以,这个世界的败局早在古生代泥盆纪时就已注定,但是它却需要3.6亿年才能完全显现,这是一条直通地平线的死胡同。

3亿多年前,一条鱼歪歪扭扭地爬上了陆地,此时,宇宙中两个超级观察者陷入了尴尬。

其中一位嫌弃地说:“你看看爬上来的这货,那就不可能演进出星际技术,我早就和你说过这星球不行!你还拉着我跟这看半天!真是浪费感情!”

另一位沉默了一会,说:“就算注定会覆灭,但这个星球上的生灵应该也能孕育出一些有趣的东西,你要嫌烦就先走吧,我想看这星球再公转几亿圈。”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2446.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