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杂记3

纳文 书生 179℃ 已收录

@叶语在苏州:

一边羡慕火星殖民、星链计划、波士顿动力……

一边赞美超稳定社会,追求做题家而体制内。

既信奉大政府无所不能,又幻想民德丰沛国祚绵长。

温和派中国人什么都不信,就信「既要又要」。

———————–

@绿妖绿妖:

社交媒体时代,人们被伤害的概率大大增加,因为以前你只能被熟人拉黑断交,现在却会被:不认识的博主删除、被因为工作加微信的人删除、被微信上熟悉不熟悉的的人删除。这是社交媒体时代的新伤害。

我个人对来自不熟悉的人的删除不太在意。即使有一瞬间的扎心,我会这样想:这也是一种没有必要的自恋,对方和你并没有交情,删掉也不是出于针对你的恶意,而只是觉得不熟、你不重要。这是事实。你不是宇宙的中心,对于很多人你不重要太正常了,我们只能在少部分人的生活和心里有那么一点点重要,不是吗?

所以因为偶尔一次工作加了微信,我完全不介意对方删掉我,我隔一阵也会整理一下通讯录,几年不联系的、甚至加了以后就没说过话的都会删掉。有事情再加就是了。

接受自己不是宇宙的中心,对很多人来说自己不重要,可能是当下我们的必修课。

—————–

@阑夕:

「游戏改变世界」这本书里有过一句非常激进的表达:「和游戏世界相比,现实毫无生产力。」在很多时候,游戏设计其实是在影响现实逻辑,比如提供及时的反馈感,让你去刷一面墙,你可能会觉得太枯燥了,不想去刷,但是告诉你刷完这面墙可以解锁一个成就,你可能马上就会开始动手了。

———–

一切都有人造的、悲哀的替代品:替代祖先、婚姻和后代。人们在抽搐中创造出它们,人们若非死于抽搐,就是死于对替代品的绝望。——《卡夫卡日记》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2259.html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