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除名毁忆

纳文 书生 43℃ 已收录

@埃克- :

雷韵老师曾提到古罗马有一种 “除名毁忆”的酷刑:毁坏与被定罪的人有关的各类文字、图像记录,从根本上断绝这些人与历史的联系。在这种刑罚下,集体记忆被修改,形成一段或空白或伪造的历史。

奥威尔在《1984》中也描绘了删改书籍、重写报纸等类似销毁记忆的手段:“全部历史都象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以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过伪造历史的事。”而这些手段无论是在二十世纪还是当前都被频繁地运用。

不过,老大哥更微妙且让人难以察觉的“除名毁忆”的方式却是修改字典。他们通过消灭词汇、混淆词意等方式让语言变得匮乏无力,“词汇逐年减少,意识的范围也就越来越小,”思想自然会受到限制。

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认为语言是精神力量的外在表现,语言通过其独特的形式来体现一个民族的精神。民族语言的衰微必然伴随着民族历史、民族文化的断裂和民族精神的衰竭。同样,一个国家的语言受到的控制和限制越多,国民的精神力量自然也会拘挛难伸,从而更驯服地接受塑造。

奥威尔已在书中将这种“除名毁忆”并重新塑造的结果完美地呈现: “ 你难道不明白,新话的全部目的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我们要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没有词汇可以表达。……当然,即使在现在,也没有理由或借口可以犯思想罪。这仅仅是个自觉问题,现实控制问题。但最终,甚至这样的需要也没有了。语言完善之时,即革命完成之日。 ”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1849.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