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面对复杂 保持欢喜

纳文 书生 408℃ 已收录

@李海鹏:

1

江青用中文,伊莎贝尔.庇隆用西班牙文,都说过一模一样的话,“该女人掌权了。”这是不是女权?我想是。事实就是女权可能与任何东西结合,可能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神权政治、白莲教、太平天国、义和团、纳粹等等,与任何权力形式结合,但任何结合,乃至其恶果,都不能否定女权本身的正当性。女性应该有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被干涉和歧视并与男性平等的权利,这种正当性毋庸置疑。正如自由可能与剥削结合,但自由是正当的,民主可能与暴政结合,但民主是正当的,任何好的东西都可能与坏的东西结合,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确信,为了好的事物的不被污染和利用我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所谓有见识,有见,可能是看得到真实世界的复杂与深度,有识,也许是能在一团混乱中辨认正当与不正当。

2

很多年里我都常想到1987年的一条新闻,沈阳市政府模仿伦敦,建造了20个公共电话亭,建成后的第一天夜里就被全部砸了个粉碎。语文老师跟我们分享了这条新闻,他问,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呢?怎么想的,就是想砸呗,我当时坐在座位上想,是我我也砸。玻璃电话亭,建在黑烟滚滚的沈阳,难道不是一种邀请吗?砸吧,听听这爆裂声,释放一下你的情绪吧。

我记得自己少年时期那种强烈的破坏欲。那种普遍的破坏欲。我带着一种1980年代的眼光,审视后来见到的一切。那是一个“你瞅啥”导致打架是一个必然逻辑而非什么段子的年代,是一个两辆自行车相撞必然导致斗殴的时代,是你作为一个少年人走在路上要随时准备与什么人搏斗一番的年代。我对那种所有人与所有人的战争的时代记忆深刻。

极其旺盛的攻击性,极其无聊,极其缺乏目标,极其愤怒,极其空虚。恶意的释放导致的快乐,变成了主导性的快乐。我唯一没想到的是,那个时代又在网络上重现了。

3

我有很多次跟朋友说,1980年代是在1993年结束的,是在我们辽宁大学的学生们都去排队买股票认购证的那个晚上。

是市场经济结束了1980年代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流氓歇业,暴力团解散,我的一个黑社会同学卖起了鸡蛋。从此人们把头埋进沙子,在各种创业活动中心无旁骛地奋斗了四十年。金钱又一次成了溶解剂,让恶的显得善,让丑的显得美,让脏的显得干净。然后,又是“重点是经济,笨蛋”,也是在国进民退与口红快销之间,在经济增速放缓之后,往日那种澎湃的恶意又回来了。

的确要感谢改革开放,要珍视改革开放。同时,今天的事实也证明了,在经济发展之外,在人们精神世界里,甚至只是在精神健康层面,过去的几十年几乎一事无成。

4

最近两天的女权表现得非常暴戾,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如今在哪个领域表现得不暴戾,那么你就只顾指责女权好了。同样,如果我们如今在那个领域表现得优雅得体、有道德、知廉耻、能自省、有上进心,你也可以说我们有权指责别人,有权指责别的性别、别的国家、别的价值观。

5

以1980年代的目光审视今天的一切,至少有一个坏处,心拔凉拔凉的,也至少有一个好处,处变不惊。

这时候重温一下E.B.怀特的无上美妙的短句吧:面对复杂,保持欢喜。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1674.html
喜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