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拒绝正常

纳文 书生 195℃ 已收录

@李海鹏:

比方说,政治正确,政治就是多人之间权力分配,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理解这一条顶多需要5岁。微博上的有些小傻子们在社会结构上,在经济生活上,在人种上,在地域上,有的在性别上,本身就是弱势方,可他们不支持政治正确,反对政治正确,而且以一种强烈的男子汉气概鄙视政治正确,就像鄙视知识分子,鄙视文科生,鄙视任何他们认为比较娘们儿的东西一样。那么跟他们讲道理有用吗?没用。有时候我都疑惑,我他妈这是发微博呢,还是育儿呢?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太多人无法认识到真实的世界,用此粗鄙又狭隘。真正的问题是太多太多人,他们不要真实,他们要幻觉,他们不要知识,他们要幻觉,他们不要道理,他们要幻觉。他们没有勇气也没有智力去面对一个真实的世界,自做一茧,茧内是他自己的第三帝国,茧外的一切都是废物。当他们可以扮演一个特别横的人,一个特别混的人,特别有性格的人,特别有刺激性的人,可以扮演一个反对世界第一强国的人,可以扮演瞧不起常春藤学校里的白左的人,可以到某个头脑正常的人比如我的微博下面扮演一个攻击者之时,幻觉也许让他们爽三十秒,然后他们会去获取下一个三十秒,三十秒又三十秒,完全满足,别无所求。所以为什么讲政治正确的道理没用,因为有太多人已经拒绝当正常人,他们跟当年去当铺换钱混鸦片馆的人是一路人,跟我2005年在靖国神社门口看到的那些自我麻醉的日本右翼废物是一类人,跟为了感觉自己也很强大而戴上纳粹徽章的货色是一类人。政治正确这玩意,是人类中的道德与能力的精华们一代又一代持续奋战、流血牺牲才得来的东西,岂非弥足珍贵?但是另一方面的事实也不可否认:并不存在着珍贵的东西就一定被珍视的必然规律。这社会,这微博,颠三倒四的东西太多了,太多太多太多了,用东北话讲,吐噜反仗,就是一个东西弄得极其混乱,次序不对,不像样,贼磕碜。反正我觉得要说是什么在统治舆论场,那么就是幻觉正在统治舆论场,各种幻觉,自发的,建构的,流行的,共振的。我自己倒是对这一切都无所谓,因为我就一句世界观:去你妈的吧,爱咋咋地吧。

————–

@朵丽儿医娘:

同意李海鹏老师所说,除了第一句。

我上次回家跟一个网球教练聊天,他太太也是律师,所以对中美司法系统的区别很感兴趣。当然聊着聊着我们就聊偏了,说到政治正确,丛林法则这种话题。他是典型的把“主权”当春药的那群人,觉得再30年中国就会是世界霸主,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大中华共荣圈。真的都是他说的,不是我编的。(大中华共荣圈是我的修辞不然发不出去)。

这种天还有什么好聊的,大家认知差别太大,我几次三番说没法聊啊大哥,打球吧(估计他也觉得跟我没法打球)。

结果他话锋一转,问我,你小时候有没有被霸凌过?被人抢钱,被人打之类的。我说,没有,我跟男生打架到初中,不太可能被欺负。

他说,假设你被欺负过,身材弱小,打不过,反抗会死得更惨,你会怎么办?

我:告诉老师告诉家长。

他说:都做了,丝毫没用。老师看不到管不到的时候他们更加变本加厉,几次三番老师也懒得管了,父母更不当回事,你怎么办?你会不会觉得你有朝一日一定要变强壮,打回来,让人再也不敢欺负你?

于是这位同学一路强身健体成为了一个网球教练,并且把这种逻辑发散开来,期待着大中华共荣圈和世界霸主的地位。

所以李海鹏老师说的:“政治就是多人之间权力分配,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理解这一条顶多需要5岁”,这要求太高了。

有人穷其一生也看不到成年人的失职,看不到这种“求告无门”是多么严重的一个制度缺陷,更不要说这种霸凌背后的文化根基,以及群体的漠视和冷血,还有成年人因为没有知识而不理解且没有对策。

网球教练长到30多岁,目光都只能落在站在他眼前,比他早发育6个月的同班同学身上,是从这个场景让他理解了权力关系,他看世界,从此以后就是透过这个棱镜。他认为,避免欺凌,就是要成为强者。因为慕强,他们还需要和一个群体绑在一起,名校,职业,家庭背景,爱国,都可以提供这个心理需求。

普遍存在的被欺负的经历,就是这样给这个群体造成了广泛的PTSD, 塑造了牢固的弱肉强食的世界观。但是只要有人要把网球教练的目光移得远一点,深一点,这人就是“别有用心”。

“正确就是保持公正,因此政治正确就是群体之间强者不得以各种形式欺凌弱者。”

不要说5岁,要是25岁以上的人都能认同这个道理,这世界不知道会变得多好。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1515.html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