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封城日记

纳文 书生 451℃ 已收录

@阑夕:

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2003年Sars所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与此同时,还有六千多例重症患者,无论是被安置在ICU里,抑或躺在普通病床上,都随时可能陷入生命垂危的境地。

前几天我说了关于新冠肺炎在武汉的死亡率问题,质疑武汉的医疗资源是不是始终捉襟见肘,有少数人提出反对,认为这是因为武汉的收治有遗漏,导致分母被拉低了。

姑且不论这个说法里的数学矛盾——没有被医院收治的难道就没有死亡的分子么——我之所以不愿意这么去想,其实还有另一个私心,那就是它所反映的事实可能更加可怕。

如果以全国的平均死亡率反推武汉的确诊患者,那么得到的数字会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六位数,所以无论是直觉还是逻辑,我都更倾向于武汉的救治供给在前期严重不足,而这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解决的。

只是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就像那个在阳台上无助敲锣的女人,锣声凄厉,回荡人间,声声都是代价两个字。

也不是没有相对的好消息,比如微博的求助信息下降了40%。市内门诊接待的发热病人也变少了,这意味着经过了近一个月的仓皇与混乱,终于凭借逐步升级的隔离措施,对数以万计的传染源进行有效控制。

调度其他省份的医护人员及物资对湖北各市定点支援,同样是雪中送炭的,据说很多地方挖断通行公路的做法也要叫停了,似乎是有些黑色幽默的,这终于阻止了中国演变为联邦制国家的势头。

还有那张躺在方舱医院里阅读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的病人照片也是令人动容的,让人在另一张摄于1940年的老照片里,伦敦遭到德军轰炸之后,还有年轻人在废墟般的图书馆里挑拣未被损坏的书籍。

人类是需要乐观这种信念的,它构建了从动物性到文明性的坚实基座。

「政治秩序的起源」不是福山最好的作品,不过由于书写中国历史的篇幅较多,读起来肯定会亲切许多,有人说读这本书是为了寻找自己住进方舱医院的根本原因,倒也没错,因为福山一直试图证明,只要缺乏了透明的问责机制,强而有力的国家主义也就必然征召普通人的日常确幸。

不要急眼,福山其实对中国的政治制度相当友善,这几年来更是被尊为贵客受邀参议,他不反对强大国家的价值,但同时也推崇强大社会的价值,国家不是用来驯服社会的,而是用来支持社会的。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1322.html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