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IE及其他老旧版本的浏览器访问本站有些图片无法显示,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上浏览本站。

野蛮夜歌

纳文 书生 65℃ 已收录 0评论

文:七个托马在海边

如果我只是我所是,我就坚不可摧。

是我所是,且毫无保留,

我的孤独认出您的孤独。

——贾科梅蒂

我所有的风雨都来自那里,一如热带气旋

不断形成于广阔的海面,并带着各自的名字

和脾气,向一切或迎或拒之物迅速移动

来自你,在你被久远地想起又开始新的生长之时

移动带来真实:伴随着四降的空袭警报,雷雨

在它无边的债务中一一归还,有人从淤泥中

醒来,是夜色中最为着急和泥泞的部分

很快一个女人便坍塌为一个女孩,仍在哭泣

星期三和房屋终于坚持不住,以同样的重量倒下

再大的树,亦得倒下,我倒下也是必然的事

这一切像极了你来时的模样

在此之前,我所知晓的真理都带着烧焦的痕迹

必须立刻退出它,像一只被烫回来的手

误以为那个烙印就是了,甚至以此为荣耀

现在火已熄灭,黑暗中我的永久部分忍受着

我的暂时部分,如河中湍急的浑水,可怕的是

我无法忍受的东西最了解我

闪电仍在不断试着去照亮我们的处境

被照亮的部分,正是吓到我们的那部分

经过暴雨的引导,夏花的奇迹不在于漫山遍野

而在于木兰是木兰,丁香是丁香;仔细地开

一字一句凋落,并以为这就是生活的全部

全然不知道孤独也在这里

宇宙充满了各种响动,芭蕉叶是上等的听雨之处

像两只相碰的空杯,我们交换彼此没有的东西

对饮的手即使不在了,手势仍然在那里

是的,也是从那里,我们开始破碎

但宇宙并没有因此多出一种声音

窗外的雨至于这么大,下得人想有一个因此

失约不来的同伴,也彻夜醒着,等待但什么

也没有被等待着,只有下水道,草丛和湖边

此起彼伏的蛙鸣在把各自的黑暗练成一片

没有言语,我便坐到分子常坐的的位置

在一切静默之上,被其中讳莫如深的部分

滋养着。我唯一想说的,像一颗遥远的星

在夜空中闪烁,也只有在晴朗之时才这样

而你仍是银河般灯火通明的存在

晴心忽来是常有的事,雨自然也心甘情愿地退下

且一下就退到没有里,大风仍不断聚敛在山头

是远眺的将军:到处是收割的沉寂

夷为平地也是一种爱

寻找带来损失。鸟鸣仍是清晨绝妙而走丢的

消息,门外已经是暴雨愉悦了尘世的模样

比晴时更蓝地,湖水在攀登新天气

每个今天都晃动在粼粼的水面上

而我正向新的虚度中划桨,左左右右辜负

落花历数昨夜的丧失,越是渺小越不容易毁坏

我走向远处那棵倒下的大木棉

总是这样:仍然得不计代价

仍然要去爱那些将我们连根拔起的东西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19234.html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