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 2018年8月2日14:14

    人们彼此疏远,内心却支离破碎。每一天结束,也许你是常人中偏执又疯狂的那一个。你急于融入人群,因此又一次变成了随波逐流的群居者。为此你付出的代价,是一种长期的超脱的痛。不论幸是不幸,你的挣扎,无人能见,无人能懂。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4:14

    花了一个人的生命中最宝贵的一部分来赚钱,为了在最不宝贵的一部分时间里享受一点可疑的自由。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4:14

    我们有两种时间,一种是刻画在月历或时钟上匆忙的每一天,另一种是模糊茫然的生命时刻。天地万物,都平等共存于同一个时间长流里,而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我们留意到另一种时间,也让我们对日常生活,有了更大、更远的视野。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4:14

    爱是人的价值观的表现,是对你的个性和为人所形成的品质给予的最高奖赏,是一个人因为从另一个人的身上享受到了美德而给予的情感上的回报。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到头来你会发现,人之不自由,最大的挣不脱就是人与人,亲情,友情,爱情——所有别人为你的付出。我们就是这样紧紧地捆在一起,生于温情,死于温情。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碰不得的禁忌,不宜居的生活,不可说的言论,不允许的思想,这一切并没有让我们的作品在审美意义上贫瘠乏味。艺术大厦就从这些管制的栅栏里拔地而起。我们 巧妙地在艺术宅第里改组家具。我们学习在规训中生活,那是我们的家。不久我们将变得渴望它,因为没有它,我们就无法创作。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常常昼夜颠倒的我,每到凌晨都会有一种感觉:自己是这座城市里唯一还醒着的人,那种心情堪比猫头鹰倒挂在深夜的森林里,孤独地盯着外面的一片漆黑,想着大家都已经各自在床上做梦。那些梦里拒绝我的参与,而醒着的世界也都没为我亮着灯。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凡是从早到晚都要为最起码生活操劳的人,不会有时间、心情去悲愤或造梦。他们得花很大力气才赚得到一点点维生之资。他们为生活而激烈挣扎,而这挣扎所发挥的是“一种静态而非动态的影响力”。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没有一点儿疯狂,生活就不值得过。听凭内心的呼声引导吧,为什么要把我们的每一个行动像一块饼似的在理智的煎锅上翻来覆去地煎呢?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许多事情越想努力做好效果就越糟,比如爱情、入睡和举止自然。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当你坐在一个人面前,听他开口说话,看得到各种复杂、精密的境况和命运,如何最终雕刻出这样的性格、思想、做法、长相,这才是理解。而有了这样的眼睛,你 才算真正“看见”那 个人,也才会发觉,这世界最美的风景,是一个个活出各自模样和体系的人。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那些青春期的脆弱自尊,轻易不得触碰,那极有可能成为对他或她一生的打扰。我们都曾经历那样纯粹、易碎的青春,只是时光的磨砺已让我们懂得逃避与忍气吞声然后慢慢遗忘自己曾经的青春。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当一个人能够如此单纯,如此觉醒,如此专注于当下,毫无疑虑的走过这个世界,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我们长期以来的想法和感受,有一天将会被某个陌生人一语道破。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这是一个注意力越来越分散的时代,即使你想躲避于一隅,还是到处横七竖八牵制你的力量。这个信息商业时代真抓住了人类的弱点,利用其弱点,一点点肢解与剥削你的注意力。当你习惯了注意力分散,就没有了对自己的守持,也就越来越丧失自己的左右权。每天都只能懊悔于这种丧失了。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我们只是路过万物,像一阵风吹过。万物对我们沉默,仿佛有一种默契,也许,视我们半是耻辱,半是难以言喻的希望。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电视每天传递大量信息,可这些信息基本上是碎片式的……通常这些事都发生在千里之外,这些片段式的信息只是谈资,基本没有意义。在乡土社会,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是一一尽知的,但是电视社会不是,它永远只让你知道它想让你知道的。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人类完全弄错了自己在自然界中的位置,而且这个错误已根深蒂固,无法消除。就比如说六星瓢虫、七星瓢虫是益虫,十一星瓢虫、二十八星瓢虫是害虫一样。凭什么以对人类是否有利来断定角色呢。对地球而言,指不定那个种族更像害虫呢。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当一个人开始拿他从事的事业逗乐时, 你很难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独处时才能回到存在的本真状态。人无论有多么和谐舒服的人际关系,多么热烈持久的爱情友情,其生存的本真状态仍旧是独自一人。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过多的信息摄入或者过度的信息依赖让我的人生不自由。…十五年来,我把一生中最宝贵的光阴都花在互联网上,花在了许多与我的人生并无关系的奇闻轶事上。… 我热爱生活,并且喜欢安静,我更想坐在阳台上读几本书,懒洋洋地过一上午,而不是坐在电脑前,与世界抱成一团。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多年来,我自己一直极厌恶几样东西,一是民粹,二是人的残酷,三是各式各样利于行恶不利于行义的所谓“真理”。要说理拆穿它们半点都不困难,但实际上要抵住它们可真叫精疲力竭,其困难程度接近于在一个歌声震天的KTV房间里完整讲一件事,接近一个人妄想挡下来一整个世界。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忍受是容易的,但你一旦知道你将遭遇到什么,你就会心怀恐惧。这就是年纪越大的人越缺乏勇气的原因。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所有那些痛苦,所有那些空虚的等待,都包涵在意味深长的时间里,包涵在可能有的最丰富的展现中。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这个世界上没有流放地。因为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是异国他乡,从地球表面的任何一个点遥望苍穹,神的领地与人之间的距离都是相等的。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要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地铁上满头小辫的黑姑娘在电话里跟男朋友吵架,报馆里都是开会熬夜菜色的脸,咖啡馆里两个花白胡子老头对坐着看 一下午人来人往……人类只是个概念,一代一代人都是相似的生活,这辈子决定你悲欢的就是你身边的几个人。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在人生的中年时期,“爱”的内容有一大部分是要陪伴你爱的人度过人生的灾难。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爱和自由是一起存在的,你无法选择其中之一而留下另一个。一个知道自由的人充满了爱,而一个知道爱的人总是愿意给予自由。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我很少用“内在美”去想象一个人,人的内在很杂乱,永远是美丑混合的。我比较常用的分类,大概会用“相遇会高兴”来辨识所谓的“外在美”,然后用“相处会高兴”来辨识所谓的“内在美”,“相处会高兴”的人很珍贵的。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伤害本身并没有任何正面意义,让它变的有意义的是你的坚强;伤害你的人也从来没想过让你成长,真正让你成长的是你的反思和选择。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孩子,生活就是这样一种艰难的尝试。它是一场日益更新的战争。它所有欢乐的时刻全都是些微不足道的插曲,并且你将为它付出太高的代价。 ——法拉奇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人生没有什么会永远不会失去的,可是有的人不相信,所以他们会不停的寻找,找一辈子。 ——《悟空传》


    书生
  • 2018年8月2日13:13

    历史喜爱英勇豪迈的事迹,同时也谴责这种事迹所造成的后果。 ——《神秘岛》


    书生
  • 2018年7月25日3:03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


    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