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公众号:壹纳,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异梦

纳文 书生 1863℃ 已收录

作者:李维北

1
“别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沛蓝柔声道。
“你先睡。”
伍豪头也不抬,全神贯注于电脑屏幕上,淡蓝色荧光将他的肩膀和头带出一个弧形光晕。除了上卫生间和喝水,他可以保持这个姿势一整晚不动,对其他事情没有一丁点兴趣。
一下班他就进入了自己的游戏世界,忘记一切,直到双眼充血,声音嘶哑。
沛蓝放下平板电脑,关掉床头灯,背对他侧身躺在床上。
她已经有些不记得伍豪有多久没有和自己同时上床睡觉。这仿佛变成了一种两人夫妻生活的现有模式,还没有进入欢乐的顶点已经开始降落,一点点滑入看不见的流沙。
为什么会这样?
沛蓝心里并不是不清楚,然而事已至此别无他法。她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一点,努力不让自己去想。

她还记得伍豪在大学里的样子,那个男孩子对任何东西都带着天然的好奇心,笑起来有一股孩子气的爽朗,看到他的第一眼沛蓝就认识到,自己要和这个男孩子一起生活,非他不可。
伍豪学的是人工智能,沛蓝是金融管理,本是打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不过沛蓝直接出击约伍豪出来。
她说,你单身吗?伍豪有些懵地下意识点头。
那你不如考虑考虑我。
沛蓝的直率很快得到了伍豪的回应。
后来伍豪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哪怕是骗子我也愿意。
沛蓝当然懂,这是男友哄自己开心的话。伍豪容貌清秀,身高一百八十三公分,身材优质,没有不良嗜好,性格外向包容,还拥有丰富的爱好。这样的男生在男女比例不断严峻的现在也是不用担心女伴问题的。
事实上,当时沛蓝这短短两句表白并没有那么轻松,甚至可谓是千钧一发。
有一个和伍豪很要好的姑娘叫做黄欢,他们都是同专业的,常常在实验室里一起做东西。那么多学生,为什么黄欢总会找到伍豪,弦外之意不言自明。
理科女生毕竟还是谨慎矜持,结果就被更加主动勇敢的沛蓝横刀夺爱。
为此沛蓝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抢来的东西总是会比凭空得到的要让人更满足。从那以后,伍豪为了避嫌和黄欢联系大幅减少,偶尔的谈话也仅仅限于在网络上探讨一些专业相关的东西,对此沛蓝也相当大度。
她对自己有信心。
那个笨拙的女生在伍豪单身时都没有勇气,更不用说现在了。
恋爱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也有过摩擦,互相吵闹不和过,但都是一些小插曲,让两人互相之间更为了解。
伍豪毕业时得到了好几份offer,有央企的,有外企,也有同学邀请一起去创业。但最终他选择了沛蓝。
他们毫不犹豫地去拿到了结婚证,名正言顺地结下了未来生活的契约。

2
早晨醒来沛蓝没有看到伍豪。
床上没有他躺下的痕迹,被子都被沛蓝裹在了自己身上,伍豪的两个枕头都没有放下来。她再看向电脑桌位置,笔记本电脑是合上的,耳机摆在盖子上面,旁边还有一小杯白水。
沛蓝看了看时间,七点半。
这时候他能去哪?去买早餐了吗?还是他们单位紧急通知?
她摸出枕头下的手机,发现已经没电到自动关机。从抽屉里摸出充电宝,她又想起昨晚看电影将充电宝都用光。洗了个澡,沛蓝拿起手机急匆匆赶往办公室。
在灯光明亮的办公室,手机再次运行起来,她收到了一条伍豪的短信。
“对不起,有点急事,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回来。”
莫名其妙的话让沛蓝有些神经发紧。
短信时间是早晨五点十二分。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个时刻伍豪就离开了家,他一夜没睡,要去干什么?
打电话过去,那头关机。
整个上午沛蓝一直努力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每隔一会儿,她总是不由自主焦躁地打开手机,给伍豪打电话,发短信。依旧关机,无回应。
中午她火急火燎赶回家,一把拉开衣柜,里头果然少了几件衣服、一件藏青色西装外套、一个黑色小箱包。
沛蓝头有些晕。
伍豪你要去干嘛?她尝试着给伍豪家里打电话过去,是伍豪妈妈接的电话。
沛蓝啊,最近还好吗?上次给你讲的那个汤有没有试过啊,你们年轻人多补一补。
沛蓝旁敲侧击一番,得知伍豪根本没有回去,也没有事前给家里打过电话。

她不由想到了伍豪的变化。
伍豪是自从来到沛蓝家所在的K市有了变化的。本来他是可以去更好的地方发展,在沛蓝各种软缠硬磨下他最终选择陪在爱人身边。对此沛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要得到一份长久的爱情太不容易了,可是要找到一份工作就太简单了,不是吗?
在沛蓝家的安排下,伍豪进入了当地市区一个事业单位上班,稳定悠闲。看起来两人应该是开心轻松的一对,可沛蓝却感觉得到他们两人之间开始隔着某种东西,伍豪整个人变得内向了不少,好像一下子年纪凭空增大许多,不少身上的闪光都随之消失了一样。
每天千篇一律的生活让伍豪很不适应,他开始抱着笔记本电脑玩游戏。
从烂俗的网页游戏到动作游戏,再到现在的竞技游戏dota2、英雄联盟,他每一个都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几乎除去工作就是游戏。这让沛蓝很担忧。
曾经那个优秀的男人因为不断将就自己,变得越来越普通,他开始抽烟,喝酒,双眼里的神采变得黯淡。伍豪的头发不再骄傲地挺立,耷拉了下去,他也不再穿着新潮的衣物鞋子,单位都是一些大爷大妈,个人风格过重还得被闲言闲语。
爆发的那一天终于到来。
沛蓝对背对自己的伍豪说,你是不是恨我留你。
伍豪手指依旧在键盘上飞舞,嘴里说着,没有,你别多想。
沛蓝说,那你有什么不满说出来,你有什么想法告诉我啊。你一天给我一个臭脸看,你知道我一天过得多难受吗?
伍豪快速回答说,没有啊,等我打完这一把。
沛蓝忍不住一把抓住他推在床上,你精神点好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伍豪嘴唇张了张,眼里的愤怒一闪而过,他只是默默站起来说,我知道了,明天去剪头。
然后他又坐在位子上,双眼紧张地盯着屏幕上的小人儿,手指在键盘上机械又熟练地滑动。
与伍豪妥协是沛蓝不得不做的选择,两人当天出去玩了一晚,看电影,吃西餐,逛商场,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她特意跑到了伍豪的单位里佯装帮他拿忘在办公室的东西,结果得知伍豪昨天已经提前请了五天年假。也就是说伍豪是事先已经准备好的,不是突然决定。有个同事问他准备去哪儿旅游,他笑笑,没有回答。
从大楼里走出来,沛蓝只觉得身体有些失去力气。
“家里出什么事了?”小美打来电话,关切地问。
“他不见了。”沛蓝木木回答着好友。
三月本应该是温暖的季节,K城阴沉沉的,太阳隐匿在城市的黑雾之后,就像一个被藏起来的孩子。

3
沛蓝想到了一个名字。
一个叫橙子的女人。
最初伍豪还在玩页游的时候沛蓝就无意中看到,他一直喜欢和一个叫橙子的男玩家一起组队,两人常常聊天到深夜,下副本砍来砍去。沛蓝对大多数游戏都没什么兴趣,只玩玩植物大战僵尸,对此也就没有怎么理睬。
后来伍豪尝试的游戏不断增多,橙子不断在出现。伍豪和他总是聊天,没完没了,互相私信,又是送宝物充点券,终于让沛蓝发现了一丝不对的痕迹。她一直怀疑,藏在那个ID之后是一个女人。
无关其他,这是女性的直觉。
除去自己之外,伍豪和外面人的接触是相当少的,聚会也兴趣寥寥,面对一个素未谋面的“橙子”他却可以这么投入。
沛蓝打开了伍豪的电脑。
最近他在玩一款新网络游戏,每天都在熬夜。停留在游戏登录界面,沛蓝一连串试了好几个密码,自己的生日,伍豪的生日,伍豪和自己的纪念日,最后沛蓝将伍豪的生日倒过来输入,终于进去。
她一阵乱点,翻开了伍豪的私信箱。
最近的一条私信是:“你来找我啊。”
署名是橙子。
往下拉动是两人的私信记录。
伍豪:上次买了五百的卷,结果充错成你的账号了。
橙子:哈哈,你笨蛋。
伍豪:最近胖了,唉。
橙子:没事,胖一点有安全感。
……
伍豪:老婆终于不在家。
橙子:要我过来找你玩吗?
伍豪:你能吗?
橙子:你猜。
……
伍豪:万万没有想到,你这么纯洁的女孩子也变得这么污。
橙子:叫我女王大人!
……
沛蓝只觉得手指头被针刺了一下,开始还不觉得疼,慢慢那股痛觉弥漫开来,让她身体都不由自主绷紧。
伍豪和这个叫橙子的女人调情记录很长,一条条散发着暧昧。
她不得不承认一点,伍豪已经在精神上有了出轨的迹象。每个人大概都有精神出轨的时候,可是这种事情只可做不可言,现在她根本无法再假装没看到。
以往沛蓝是从来不碰伍豪的电脑的,她认为两人还是应该有各自私人空间,她不碰伍豪私事,伍豪也不干扰她的交友方式。可今天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沛蓝直接进入了伍豪的社交网络中,他的密码依旧没有改,微博,QQ,豆瓣都是统一的,沛蓝大学时偷偷看过一次,确定他和黄欢没有任何感情纠缠就不再做这种充满罪恶感的事了。
犹豫了一下,沛蓝最终放弃了QQ登录,因为这会留下登录痕迹。她进入微博,果然找到了伍豪和一个备注为橙子的ID的各种聊天。两人聊的话题相当丰富,从科学到文学,再到国家文化与历史,看得沛蓝有些自惭形秽。不过她的确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伍豪和橙子已经仿佛是情侣般亲昵,言语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忌讳。最后一条格外醒目。
伍豪发给橙子说,我这就过来看你。
橙子回答说,你不怕你老婆吗?
伍豪说,怕啊,不过我想见你。
时间是昨夜凌晨。
沛蓝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伍豪,一个健康理智结过婚的男人,就这样贸贸然去见网友?在那个叫橙子的ID后甚至可能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恶作剧的男孩子,骗子,仙人跳团伙。他怎么会这么傻?

在系统盘里沛蓝找到了一个文档。
打开,是一封辞职书。里头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伍豪想要辞去现在这份工作,希望批准。修改日期是半年前。即使心里隐隐有这方面的猜测,被证实后沛蓝还是非常吃惊的。
她不由想到了另外两件事。
第一件是伍豪的手机铃声从大学以来都是用的默认铃音,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手机铃声变成了周杰伦的《回到过去》。那时候沛蓝根本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来他已经是将处于一种挣扎状态,厌倦现在的生活。
第二件事是,父亲曾经给自己说过几次,让自己好好和伍豪谈谈,他发现伍豪有些不太对劲,比较低落。
沛蓝当时只是随口应下,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因为在她想来,任何人都有心情抑郁不好的时候,生活大多数都是烦心事,伍豪可以调整自己的。
她想到后立即给父亲打电话。
那头老干部声音依旧威严:“伍豪那一段时间估计是做得不开心,找过我,问我以前是怎么工作和熬那么长时间的。我就给他讲,我们那时候没有你们现在的条件,有工作就不错了。让他不要多想,他现在的工作很多人都羡慕,有编制,压力小。做事又不复杂,哪怕他做错了,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说什么……”
沛蓝匆匆说“知道了”挂断电话。
虽然是亲生父亲,沛蓝却不想和他讲话。老干部对谁都是一副领导讲话的派头,多年官位造成的习惯,根本改不了。更别说伍豪了。
继续打伍豪的电话,依旧关机中。
再三想了想,沛蓝还是犹豫着给闺蜜春晓打通电话:“伍豪和你联系过吗?”
“怎么了?他跑了?”
春晓那头声音里带着一丝按捺不住的兴奋。
“出来面谈。”

4
春晓这个人,会来事儿,人脉多,点子鬼,找她帮忙很合适。不过她也有些不良爱好,比如说最爱看热闹,哪儿有她去哪儿。春晓家里和沛蓝家是很久的交情,所以双方即便从未一个班上过学还是非常熟。
“听你这么一讲可能是出去放松了吧。”她明显言不由衷。
沛蓝否定:“我可以基本上断定他应该是有外遇了,时间上可能是半年前。”
“半年前?”春晓明显一滞。
“你知道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春晓这才吞吞吐吐说起来。
半年前春晓有个姐妹西西留洋后回国,家里人催的急,要有一个男朋友去堵人嘴。看到姐妹如此烦恼,春晓就拍着胸口说她来做,保管找一个合眼缘的。一次带人给介绍时遇到了伍豪,半年前的伍豪还未完全退化,仍旧翩翩公子,西西就说那男的是谁?春晓一看这眼神就知道要出事,赶紧解释说这人是有妇之夫。别想了,我给你介绍个合适的。
沛蓝盯着春晓的眼睛,低沉道:“我要听真的。”
春晓勉强一笑:“其实差不多就是这样……”
只是忽略了一部分,有一丁点小小出入。
西西眼光高,看不上春晓介绍的人,恰好这天伍豪找到春晓——她这人人脉广,他单位有点事要请她帮忙。三人聊了聊,伍豪和那姑娘意外的投缘。完了春晓就故意逗弄西西说,他怎么样?姑娘直接说,就他了。
这话吓了春晓一跳,立刻慌忙解释说别啊别,我和你开玩笑的,人家有老婆了,还是我一个好朋友。
西西说我知道了,你给我他的电话。
春晓给吓住了,你疯了,他有老婆的,你犯不着作践自己啊。
西西翻了个白眼,我又不破坏他家庭,你给我他电话吧,我有事。
犹豫了一番,春晓脑子里也闪动了一个念头。沛蓝老公伍豪的确容貌性格都好,可男人嘛总是多变,而且内心如何谁知道?索性趁机来测试一番,他到底有没有贼心贼胆。
做了这事之后春晓就后悔了,她一段时间里都是胆战心惊,生怕出什么事来。好在没多久西西就离开K市区去了上海,听说和家里人因为单身问题闹翻了。春晓总算松了口气,人不在这边就不会出事。
“给我她的电话。”沛蓝不容置疑道。
春晓翻着手机,注意着沛蓝的神色:“你要冷静啊,和她肯定没关系,她在上海呢,隔这么远能出什么事……”
沛蓝想到了橙子,这个人隔着伍豪整整一个互联网,还不是出事了?
最终还是春晓打通了西西的电话,她在那边解释了一番,然后将手机递给沛蓝。
“你怀疑你老公在我这?”
西西果然如春晓所说,风格果敢。
“我们不熟,他给我感觉是个不错的人,不过我没有乱搞个人关系的爱好。”
沛蓝想了想:“能告诉我你和他见面谈过什么吗?”
那头声音轻轻一笑:“什么都谈了一点,因为我无意中说起一个智能设计,他一说话我就知道他是本行人,思维切入角度很独特……找到他主要是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想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参与我们几个人要做的一个项目,他拒绝了,因为人必须和我们来上海。再一个是我个人问题,我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在K市,他应该有更好的机会。”
伍豪的回答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有些疲倦地回到家,沛蓝打开灯,看着屋子里静默的家具,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在K市也算不错的配置,家里电气暖通一切齐备。眼下却缺了一个男主人。给伍豪打电话,还是关机的提示。
到了现在她依然不知道伍豪为什么毫无缘由地离开。
这时候妈妈打来一个电话:“明天周末,我给你们俩煲了汤,明天中午过来吃饭,顺便给你们介绍两个人,说不定对你们有帮助。”
沛蓝赶紧说:“我们明天有安排的,去不了。下次吧,下次。”
那头有些失望:“人都是你爸请来的,可惜了。”
挂断电话,沛蓝有些烦躁地将包往床上一扔。
猛地她想到了一个法子,立刻跑到电脑旁开始操作。

5
出门在外最重要就是需要带钱带证,伍豪不可能携带很多现金。那么他就需要通过卡消费。
沛蓝快速登录了伍豪的两个账户,第一个是工行卡,没有任何异状,她进入剩下的建行卡终于找到了信息。
今天伍豪在J市某个酒店订了单人房,产生了六百八的订单。
沛蓝赶紧查询了最快去J市的车次,结果发现都得下午才有,她等不及,心里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考完驾照。
她试探着给小美打电话求助。
那头非常干脆地说:“好,这是大事。我今天没什么事,开车带你去。”
十几分钟后小美的奥迪就停在楼下,沛蓝提着快步做进副驾驶室,说了地点。
小美看到她脸色不好,也没有多话,一路沉稳地开车。
看着车窗外不断远去的楼宇与行人,沛蓝精神有些恍惚。在熟悉的K市她格外害怕闲言闲语,这里有她认知的一切,家庭,父母,生活,变化的道路,升起的楼宇,老去的旧时代,还未到来的未来。如果在这里,在家里出了事,她不知道哪里还能够让自己缓过来。与此同时她对伍豪的不辞而别充满了愤怒,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有什么不满和脾气不能够我们两人个解决吗?偏偏要出去,要离开,要让外人介入。
这种感情上信任的剥离令沛蓝最为痛苦。
小美的话打断了她的沉思。
“到酒店了。”
沛蓝下车关上车门。
“我就不上去了,在这里等你,有事打电话。”
小美一如既往可靠体贴。

进入大厅后沛蓝径直找到服务人员询问,为了加强说服力,她拿出了自己打出来的凭条,还有伍豪的身份证复印件。
“你说618的客人吗?才出去。”
服务小姐谨慎道。
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手机突然叫了起来。
“我看到他们了。”
小美在电话中说:“就在对面一个咖啡厅里头,还有一个女人。”
“你回去吧。”
她挂断电话。
沛蓝在卫生间里用水淋了脸,让自己一定要沉住气,然后她压着步伐朝着咖啡厅靠近。
里头伍豪正在笑着和一个女人说着什么,那个女人沛蓝不会忘记,哪怕她现在烫了发,学会了贴睫毛和粉底,容貌略有变化。黄欢。曾经连表白都不敢的女生现在却胆子大得开始勾搭有妇之夫,长进了。
她看到丈夫好像有些不同,具体哪里不同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心中的暴虐感让分辨能力下降模糊到极点。
深吸一口气,沛蓝轻声走到他们身后。
“为什么电话不开机。”
她的声音让伍豪身体明显一紧,扭过头来:“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沛蓝死死看着他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
伍豪有些尴尬,旁边的黄欢立刻打圆场:“好久不见,沛蓝。都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不过临时事情比较急所以……”
“你就是橙子吧。”
沛蓝冷冷看着黄欢。
旁边已经有人看过来,一时间咖啡厅里只有他们三人的声音。
“橙子?”
伍豪脸色有些奇怪。
“你别瞎想,黄欢怎么可能是橙子……橙子她……”
“伍豪,有话说清楚,说出来,你这么玩没意思。”
沛蓝的声音都在发抖,她眼泪再也忍不住,弄得伍豪和黄欢有些不知所措。
伍豪手忙脚乱给她擦眼泪,然后说:“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好好说,你别急啊,橙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沛蓝倔强地不肯走。
伍豪没辙了,只好拉着她坐下来。
“你知道阿尔法狗吧?”

6
阿尔法狗和李世石的人机围棋大赛最近无人不晓。前不久谷歌公司的围棋智能程序AlphaGo即阿尔法狗和棋坛高手李世石交手,最终4:1赢得胜利,哪怕是相对平静不怎么管外面闲事的K市也关注起这件事。
可是沛蓝不明白,橙子和阿尔法狗有什么联系。
“她是智能啊。橙子,是我和黄欢一起研究出来的智能。”
伍豪眉飞色舞道。他从兜里摸出手机,将里头的微信打开,递给沛蓝。
“你和她聊天试试。”
沛蓝怀疑着看向手机。
上面正是和备注名为橙子的人的对话中。
“你是机器人吗?”
她飞速摁下,然后余光瞄向黄欢,她在悠然喝着咖啡。
“你能证明自己不是机器人吗?”橙子迅速回答。
沛蓝犹豫了一下:“地球到月球的距离是多少?”
橙子回答:“我没有测量过,不过网上有数据,要我发给你吗?”
沛蓝有些吃惊,现在的智能已经到达了这种程度了吗?
她抬起头正好对上伍豪的笑容,最近半年她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自然的笑。
“你懂了吧?就是这样,几天前橙子出了一点状况,黄欢和我商量之后决定见面讨论怎么处理,我完善之后再给你解释……”
代号“橙子”的智能其实早在伍豪大学时期就已经在他和黄欢的计划中。不过那时候很多条件都不成熟,除去两人的繁重学业,还有各自的私生活以及对于未来的压力。
一年前伍豪和黄欢达成了共识,再次将大学计划中的这个智能给争取做出来。他们计划中,橙子最大和其他智能不同在于它的情感分析,她可以和很多人聊天,可以陪你玩游戏,和你讲笑话,也会发脾气。橙子的性别认知是女性,伍豪和黄欢收集了大量的数据输入其中,建立数据库。
做出来之后由伍豪负责测试,所以他没日没夜和橙子聊天,玩游戏,最有趣也最艰难的是,橙子也有“心情低落”不想说话和聊天的时候,这让她比起很多智能都要真实。伍豪不得不抓住任何机会和她互动,寻找其中漏洞。而这件事他本不准备告诉沛蓝,因为橙子目前并不能创造什么价值,只是他和黄欢的一个过去未完的想法。
在现实的K市,如果你做的事情和其他人大不一样而又无法凭此赚钱,那么你就会被认为是一个傻瓜。

“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你也应该给我打电话报平安。”
沛蓝脸色依旧不好看。
伍豪苦笑,指了指沛蓝手中手机:“这个手机都是我临时买的,我的手机在路上被偷了。在这里补办不了K市的异地卡,我刚才才给家里打了电话,你给我爸妈打了电话吧。我还在和黄欢商量怎么和你解释……”
沛蓝看了看手中手机,的确,只是几百块的普通入门智能机。
“好了,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了。问题基本解决,我也该回去了。”
黄欢提起包,理了理头发,脸带微笑。
看到她笑,沛蓝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好像她在某个方面终于赢了自己一样。
可她也没法拉住不让人走。
看到伍豪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精神,沛蓝也不好再深入追究。
回家的路上伍豪一直在和橙子聊天,看得沛蓝都有些嫉妒了。她瞄了一眼。
橙子:“你喜欢你太太还是我?”
伍豪:“以前是她,现在是你。”
沛蓝正要发作,伍豪赶紧朝她眨眼:“她还是一个孩子啊,而且说不定以后可以成为很多男孩的恋爱教练呢……”
橙子:“哼,你敢当着她面说嘛?”
伍豪:“我就是当着她面说的。”
橙子:“那我也喜欢你。”
她不由心里有些发笑,不过是一个机器人小姑娘而已。
这时候小美发来短信。
“忘了告诉你一点,我看到他们时他们好像也看到我们了。”
沛蓝关上手机。

7
一整天折腾之后两人少有地过了夫妻生活,期间伍豪表现不错,让沛蓝比较满意。
半夜沛蓝迷迷糊糊醒来,她下意识摸出手机,上面有几条小美的短信。都是担心她没有处理好家里事的关心话,小美这个人就是这样,太体贴有时也会让人烦恼。
关上手机,沛蓝看向天花板。
小美也许对自己动了真感情,可是对于沛蓝来说,小美不过是为了弥补那个消失的位置的替代品,他年轻,英俊,充满活力与雄性荷尔蒙,凶猛温柔。他说不在乎有没有身份,可是……沛蓝在乎啊。替代品终究是赝品。
将小美的ID从微信和各种网络社交空间里删除,沛蓝这才安心下来,小美是个聪明人,他会明白自己的意思。有谁会知道呢?一个女性ID后面是一个年轻的情人?简单的障眼法总是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猛地沛蓝想到了橙子。
她……会不会也这样?
一个智能躯壳下藏着一个真正女人的人格……我们总是以为机器人会伪装成人类,可是为什么人类不能伪装成机器人?手机上设置自动回话就能够回答自己的问题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解释的通……
沛蓝想到了那天黄欢和伍豪的笑容,还有当着自己面伍豪和橙子调情时的那享受的模样。伍豪那天不一样是在手指上,他手指上没有戴结婚戒指。沛蓝悄悄摸向伍豪的手,现在他手指上是有那枚指环的。
他们借用一个虚拟的外壳在我眼皮下完成了偷情……
沛蓝大脑一阵宕机。
一切行为都在丈夫伍豪的预料中,找不到他的手机,自己会着急,会查看他的电脑,继而发现他从未改过密码的卡在酒店消费,继而一路摸索过去,在酒店对面找到了他。
他早就知道在沛蓝生活里藏着一个女性名字的男性躯壳,所以他采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让自己一路找来,充满愤怒与刻骨屈辱,在情绪爆发顶点时他轻描淡写让沛蓝无处发力。这不是突发奇想,是他对自己背叛的复仇。
伍豪被自己拖入了K市的漩涡,他一直恨着自己,发现自己出轨,保持沉默,就像是一个毫不知情的木讷机器人。
哪怕证据确凿,也没有任何道义支持她站出来指责模仿自己行为的丈夫。
沛蓝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冷。
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互相折磨和欺骗对方?
她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明白本来相爱的两人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怔怔看着惨白的天花板,那里的月亮灯露出愚弄的笑容,俯瞰着下面同床的两人。
沛蓝闭上眼,安慰自己,睡吧,睡醒一切就好了。

当她发出轻微的鼾声后,伍豪突然睁开眼,漆黑的眼眸看了看她,慢慢又合上眼睛。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930.html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