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耳赤之妙手

纳文 书生 1359℃ 已收录 0评论

当秀策对弈一局后,有人问:「方才谁赢?」秀策说:「我执黑。」于是皆知秀策赢了,因为他执黑不败。

秀策棋风平和幽远,开局以一三五占据三个小目,棋盘四角而占三,对手定来挂角,于是就已小尖回应,这一手被称为「秀策的小尖」。

耳赤之妙手

黑棋「秀策流」布局,白四挂角,黑七就是「秀策的小尖」

以此开局,黑棋从一个小角开始,宛若烈火焚烧过的黑灰,扇面般展开而去,常常在刚入中盘,就已毫无破绽地取胜,这就是「秀策流」的下法。在没有贴目的时代,黑棋先手自有优势,且不用像如今一般终局后贴六目半给白棋,于是有人总结说:「黑棋一定要学秀策。」

而让秀策成名的那一局棋,是他与第十一世井上因硕的「耳赤之局」。那一年秀策十八岁,四段,井上因硕四十八岁,八段准名人。

距秀策二百多年前,日海和尚曾与织田信长让五子对弈,妙手频出,被织田信长赞为「名人」,有天下第一之意,故一时只能有一位名人,后遂成为日本棋士争夺的称号,日海即为一世名人。不久织田信长在京都本能寺招日海与鹿盐利贤对弈,下出了极为罕见的三劫循环,当夜织田信长即死于本能寺之变,于是有了「三劫不详」之说。

及至德川家康终结战国,设立德川幕府,开启江户时代,招日海出山,前往御前与林利玄对弈,这就是「御城碁」的由来。日海遂更名本因坊算砂,创立本因坊家,为一世家督。其宿敌林利玄,或谓即当年本能寺三劫之局的鹿盐利贤,徒弟林门入斋创立林家,追其为元祖。后算砂将本因坊家传给算悦,是为本因坊二世,算砂的两位高徒便自立门户,安井算哲创立安井家,中村道硕创立井上家,由此形成了江沪围棋四大家的格局,围棋盛世就此开启。

德川幕府又设立碁所,专管全国棋士的俸禄、段位认证与御城碁的举办,是为日本围棋职业化的肇始。但只有名人可掌管碁所,由是开始了围棋四大家棋盘之上的百年征战,御城碁是沙场,名人是胜利者的荣耀,碁所就是最实际的战果了。

秀策的老师,即是已传至第十四世的本因坊秀和,秀策的名字即是承袭自秀和,组件本因坊一门对他的重视。秀策儿时就以「安艺小僧」之称以棋艺闻名,甚上达于天皇。前任本因坊丈和,八世名人,看过秀策的棋谱,惊其为一百五十年前的棋圣本因坊道策再世。

当年秀策回乡省亲,经过浪华,听闻十一世井上因硕在此,深知他与师傅秀和棋力不相上下,便定要登门拜访。井上因硕一见秀策,似有曾经想相识之感,原来眼前这位后辈,就是几年前在御好碁上打翻茶杯的记谱少年。

御好碁一般在御城碁之后进行,常为棋士相互挑战之擂台。那时,本因坊丈和引退,名人之位空缺,井上因硕与本因坊家的秀和争棋,约定三局。井上因硕已两败于秀和,第三局因井上因硕已两度执白,此番该执黑棋,而黑棋先手占优,井上因硕认为要做名人,执白也应该取胜,于是再度执白棋,并立誓:「此番再败,终生不下御城碁。」言下之意,即是再也不争名人了。

此局井上因硕倾尽全力,大开大阖,布下重重陷阱,他六岁时就因下棋多有鬼手,而被称为「鬼因彻」。其中一步,秀和刚要落子,并未发现其中后手。正当此时,突然听见旁边有人打翻了茶杯,稍一回神,恍然惊觉其中微妙,便重新思虑,最终赢了此局。那位打翻茶杯的,就是年方十四岁的秀策。

这一局黑棋四目胜,若计入贴目,应贴六目半,那么则是井上因硕获胜。不过当年没有贴目,井上因硕亦守誓退出名人争夺,反倒安闲自在了许多,此番游历至浪华,遇到当年窥得自己棋中深意的故人,自然也想试试他的水平。

第一局,井上因硕让秀策二子,秀策执黑。但不过数十步,井上因硕愈发吃力,顿觉后生可畏,不该轻视,支撑到一百零二手便宣布打挂,即是先下到这里,择期再续。当然也可以就此封盘,也是委婉认输并保全颜面的办法。

第二局,井上因硕已深知秀策棋艺精湛,便由让二子改为让先,秀策先手执黑。一开局,秀策黑棋一三五占小目,其间白四白八小飞挂角,黑七守角,黑九对白四的回应,就是「秀策的小尖」。然而井上因硕下一手白十大斜,展开了了千变万化的「大斜定式」。

耳赤之妙手

黑九「秀策的小尖」,白十「大斜」

井上因硕为破宿敌本因坊丈和而竭力精研出一招「大斜定式」,倘若黑棋正面回应,定会陷入白棋绵绵不尽变幻莫测的无穷后手里,由是遂有「大斜千变」之说。果然秀策中计,连番苦战而不得脱身,一直下到六十多手,才挣脱了大斜的套手。

耳赤之妙手

从白十到白六十,右下角大斜定式才算终结,黑棋先手优势已被消弭

 此日打挂,对弈八十九手,白棋上风,约定三日后于茶园续弈。

续弈那天,观者如云。一开局,白棋打入黑棋厚实的一角,此招险极,然秀策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看白棋做活,破了此处黑棋。围观人群中,也有略通棋道之一二者,亦逞能预测,一时皆以为白棋占上风,定能获胜。及至白一百二十六手,冲击黑棋薄弱之处,众皆以为黑棋不敌。然而下一手,黑一百二十七,落在了棋盘中央的天元旁边。

耳赤之妙手

黑一百二十七,「耳赤之妙手」

围棋素有「金角银边草肚皮」之说,开局常在边边角角处争夺,一致一二百手之后仍中腹空旷。秀策此一手直取空无的棋盘中央,上下应和,左右声援,遥济下方四子,右二间关于一子,于大局之中堪称妙手。然而在只关注边角之争的看客眼里却领会不到深妙之处,故而仍以为白棋领先。可是人群中却有人说:「不然,不然。」众循声而去,发现是一郎中,都以为他不懂棋道,又惊异于他如何知得,便一齐询问。郎中答道:「在下虽棋艺不精,然颇通医道。黑子落下之时,执白者虽面不改色,但耳朵突然通红,此乃惊急之下的反应,由此看来,这一招定然十分高明了。」

果然最终秀策取胜,黑一百二十七手成了扭转局面的关窍,成为无数棋士追求的那一步决定局势的「神之一式」。这局棋后来被称作「耳赤之局」,秀策的这一手就成了「耳赤之妙手」了。

此后又下了第三局,秀策中盘取胜。井上因硕继而喟叹:「将来一统棋坛的人一定会是你啊。」后来秀策被立为本因坊家的迹目,就是接班人的意思,于御城碁生涯里十九局全胜,创下御城五败棋的记录。

耳赤之局两年后,晋商因硕引退,更名幻庵,以教棋为生,不再关涉棋坛争夺。幻庵一生前与本因坊丈和争名人而不得,那届名人之战内幕重重,牵扯围棋四大家与德川幕府之间的种种纠葛,说来话长。后至丈和引退,又遇到秀和,对弈之中频频吐血,那局又被称为「献身之局」。又坚持执白,遂三败于秀和,止于八段准名人,此生不下御城碁,即再与名人无缘。引退前,又遇到了后世尊为棋圣的秀策,两败一打挂,于是就有了「百败将军」之讥。但他仍然是江户时代最著名的棋士之一,技艺堪当名人,却不逢其时,后世便将他列为「棋坛四哲」之一。

秀策最终也未能成为名人,幻庵尚且曾为井上家第十一世家元,而秀策则英年早逝,死时三十三岁,仍为迹目,未能继承本因坊的姓氏,但后世依旧称他为本因坊秀策,并尊为棋圣,与本因坊道策、本因坊秀和并称。

尽管秀和也打败了幻庵,自己也未能摘得名人。秀策死后,秀和极度悲伤,更有人世一场梦之叹。那时秀策已死,幻庵引退,棋坛第一人非秀和莫属。然而当秀和提出名人申请时,江湖幕府的通知已趋于崩溃,御城碁被搁止。随着幕府倒台,围棋四大家的俸禄亦被明治维新政府终止,江户围棋盛世落下帷幕,秀和继而也位列「棋坛四哲」了。

前人已逝,他们创立的围棋技法却流传了下来。让秀策执黑不败的秀策流亦成了日本棋坛的定式,小目的开局,小尖对挂角,几乎成了围棋的规则,绵延一二百年。直到二十世纪初,吴清源对弈二十一世本因坊秀哉。吴清源十九岁,五段,本因坊秀哉五十九岁,九段,十世名人。

吴清源执黑,一三五子分别落在三三、星、天元,将棋盘斜对角分成了两片,后又在中腹圈出了个方形。棋谱一出,棋坛震惊,人们从未见过这种下发,遂将其称为「新布局」。而本因坊秀哉的白棋依旧沿着着秀策流的规则,先取小目,再走小尖,依循古典的日本定式,游走于边角,有种阴翳而哀伤的美。

耳赤之妙手

黑一三五,三三、星、天元,新布局;白二四,小目,秀策流

这局被称为「世纪之决战」的棋从十月下到次年一月,新定式的出现终结了古典围棋的时代。加上现代围棋黑棋先手需要贴目的规则,使得秀策流略显坚实而不够迅速的缓和下法不再适用,取而代之的即是吴清源的新布局。日本古典棋士那种对待围棋如艺术,要讲棋下得很美的态度,放在愈发竞技性的新时代,有点格格不入了。就连秀哉的棋,都被认为过于蛮力,而不够漂亮。

后来本因坊秀哉在引退前捐出了本因坊和名人两个称号,成了日本围棋七大赛事中的「本因坊战」和「名人战」,获胜者即能取得这个头衔。

后来吴清源被称为「昭和棋圣」,不知彼时本因坊秀哉在面对十九岁的吴清源下出新定式的时候,有没有当年井上因硕第一次看到十八岁的秀策打出耳赤之妙手的感觉呢。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8924.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