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太重视脱欧的影响,英国人自己都会尴尬

纳文 书生 830℃ 已收录 0评论

一般在说“欧美国家”这个字时,几乎不言而喻地包含了英国,这似乎是一个常识,当然英国不属于美洲也是一个常识,所以英国“常识性地”属于了欧洲。

但这只是“欧美国家”之外地区的常识,在“欧美国家”的内部,尤其是欧洲国家对英国(从现在的联合王国、从前的大英帝国以及再往前的英格兰王国的各个时期)和欧洲大陆之间的关系,并不服从这个常识。

1066年威廉一世的征服英格兰,只不过是一个欧洲大陆的法国人抢来了一顶英格兰荒岛的王冠,有点像现在城里的高级白领兼了个乡镇企业的老总,除了多点进项之外,也就还能满足一点虚荣心。征服者威廉及其最初的几个英格兰国王,在作为英格兰国王的同时还是法国国王的臣子,他们本身就是欧洲人,所以谈不上什么“和欧洲的关系”。第五代英格兰国王,开创了金雀花王朝的亨利二世,还是欧洲最大的领主,比他的君主法国国王路易七世还要阔气得多。

那年头的君权靠神授,土地靠继承,不能乱抢,所以也没有什么“侵略”一说。要说英国对欧洲大陆有过什么明显的野心的话,就是1340年爱德华三世因母亲伊莎贝尔是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的女儿为由,主张有法兰西王位的继承权和法兰西领土的统治权,并且在自己纹章上加上了象征法兰西王室的百合花:“本王首先是法兰西国王”,这就打开了百年战争。

太重视脱欧的影响,英国人自己都会尴尬爱德华三世的纹章

英格兰王室对法兰西王位的这种非分之想,一直到460年之后的1801年才正式宣告结束,那年英格兰国王乔治三世从自己的纹章上去掉了百合花,正式宣布放弃对法国王位和统治权的追求。

修改纹章只是一个姿态,实际上英国在1558年就已经把自己分离于欧洲之外了。

那年有一位也叫伊丽莎白的英国女王即位。伊丽莎白一世在英格兰历史上很有名,所谓“大英帝国”有“第一大英帝国”和“第二大英帝国”之分,两个帝国之间以北美殖民地独立为分割。“第一大英帝国”就是在伊丽莎白一世统治的年代里英格兰皇家海军战胜西班牙无敌舰队为标志开始的。

但是伊丽莎白一世即位的那年其实是英格兰最悲催的年份,英格兰在那一年丧失了在欧洲大陆的最后一块领地加来,成为了个岛国。

从主张法兰西王位的爱德华三世(1327-1377年在位)以后的二百多年间,加来就是英格兰人向大陆扩张野心的标志,也是他们反攻大陆的桥头堡,丧失加来对于英格兰人来说不仅是向大陆进攻野心的挫败,更是从此之后必须进入防守阵势的分水岭。“海防”从那时开始成为了英格兰国家安全的第一要务。

严格地说来,伊丽莎白一世即位当时的英格兰还不是“岛国”,就在同一个岛上还有一个已有千年恩怨的不共戴天的仇敌苏格兰。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不言而喻的信条,苏格兰在数百年中还一直是法兰西的盟友。但是伊丽莎白一世的重臣威廉・塞西尔巧妙地利用苏格兰的宗教纠纷加以干涉,在1560年通过缔结爱丁堡条约而占领了苏格兰东部,实际上抹消了英苏边界,消除了来自苏格兰的威胁。虽然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同君联合(Personal Union)要等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去世之后才实现,而英格兰和苏格兰组成联合王国更是要等到1707年,但是一般都认为英格兰在1558年就成为了完全游离于欧洲之外的岛国

此后英格兰对于欧洲的政策只是从自己的安全出发考虑,不再有那种从诺曼底王朝以来一直具有的“欧洲情结”,即便是作为法国国王的臣下也要在欧洲大陆有一席之地的想法完全消失了。英格兰的目光首先投向的是北美,开始了以重商主义为标志的第一大英帝国。北美殖民地的独立使大英帝国受到了重创,但是大英帝国还是一如既往地重打锣鼓,开始了澳大利亚、印度以及其他亚洲和非洲的殖民地的经营,举着“自由贸易”的旗帜开始了第二大英帝国,最终甚至形成了从1815年到1914年间长达一个世纪的“不列颠治世”(Pax Britannica)。

现在都认为19世纪末期的布尔战争是大英帝国走向衰落的开始,其实在当时就有不少人观察到了,但是百足之虫的死而不僵曾经使得不少观察家大跌眼镜,虽然“不列颠治世”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告结束,但是实际上大英帝国反而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而登上了巅峰,因为德国在太平洋以及非洲的殖民地大部分被英国接受,1922年的大英帝国大约有4亿8千万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1/5,陆地面积3千3百万平方公里,占世界陆地总面积的1/4。真正是“日不落帝国”(The empire on which the sun never sets)。

更具有象征性意义的是:在十字军撤退700年之后,包括耶路撒冷、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这片广袤土地都第一次握在了基督徒的手中。

一个这么小的岛国,一些由伊比利亚人、凯尔特人、盎格鲁萨克逊人、丹麦人以及诺尔曼人后代的混血而成的民族,创造的这么大的成就,当然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出现,正是因为英国人不再把目光停留在欧洲大陆,而是投向了更加广阔的新世界

在那段时期,欧洲对大英帝国意味着什么呢?

大英帝国对欧洲的霸权本身没有兴趣,奉行所谓“光荣的孤立”,这是因为欧洲大陆已经是有秩序的世界,介入大陆事务不会为英国带来利益,欧洲大陆仅仅和大英帝国的国家安全有关。

1934年,因为倡导《洛伽诺公约》而获得192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英国前外交大臣奥斯丁・张伯伦对英国的外交政策做过这么一个总结:“至今为止的英国外交政策有过多次变化,但从面对着‘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时候到现在的漫长历史中我们一直在遵守着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容许低地国家被军事大国所支配。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和腓力二世的西班牙作战,和路易十四以及拿破仑的法兰西作战。1914年的夏天使得我们参加世界大战的原因也就是比利时受到了入侵。我们一贯认为低地国家的独立就是英国的利益,低地国家的国境线就是英国的国境线,低地国家独立的丧失就是对英国独立的致命打击。

保持低地国家的独立”以及另一条“势力均衡,不容许任何国家称霸欧洲”就是大英帝国外交政策永远不变的准则。如果说英国历次参与欧洲大陆战争是因为第一条准则的话,那么在英国参加的所有有关欧洲事务的外交谈判中就能看到第二条准则在起作用。

太重视脱欧的影响,英国人自己都会尴尬电视剧《是的大臣》剧照

但是时代在变,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一切。二战的胜利给普通英国人带来的可能是喜悦,但是给英国的统治者们带来的却只有不安,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同时也预告了大英帝国的死亡,两天之后的8月17日,杜鲁门总统宣布了基于“租借法案”的对英援助结束,因为战争结束了。这种理所当然的措施在英国人看来简直是一种背信弃义的行为。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11亿英镑的海外资产几乎丧失殆尽,开战时的7.6亿磅对外债务在战争结束时膨胀到了33亿(开战前的1938年英国国民所得是46亿磅),离开了租借法案英国一天都过不下去

1945年秋天凯恩斯带队开始的英美财政谈判,开始时的打算是争取美国放弃60亿美元的债权,起码也要做到不计利息,但是美国开示的条件是37.5亿美元年利2%的贷款,而且英国必须对美国货物撤销“帝国最惠关税”,实行门户开放,而且撤销1939年制定的英镑兑换4.03美元的胡扯汇率,实行市场浮动。

英国人没有其他选择。

1945年12月制定了《英美金融协定》,这个协定宣告了英镑区(Sterling area)的散架,英国以及其他英联邦国家也只能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作为经济圈的大英帝国就不存在了

一般认为大英帝国的崩溃是从1947年印度独立开始的,这个崩溃过程很长,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结束。温斯顿・丘吉尔的第二次首相任期(1951.10-1955.4)正好是大英帝国的崩溃正式开始的时代。丘吉尔认识到了大英帝国的崩溃,因此他给英国外交政策制定的方针是:1.围绕英联邦国家进行;2.围绕英语国家进行;3.围绕欧洲国家进行,也就是所谓“三个环”的外交政策,这个外交政策,英国人一直忠实地坚守到了今天。

这个外交方针反映了英国人务实的精神。和当年一样,既然大英帝国已经开始了崩溃,也就不要去梦想帝国的重生,干脆去追求如何利用过去帝国的遗骸,几个小伙伴在一起抱团取暖。至于“英语国家”就更加是自欺欺人的代名词了,非英联邦国家的英语国家也就只有美国,两次世界大战除了结束了“不列颠治世”,把大英帝国给打散了架之外,也带来了一个“美利坚治世”(Pax Americana),英国人知道“治世”这个提法的意思。现在的“围绕欧洲国家”已经不是战前那种单纯的国家安全考虑了,国家安全问题由美国人在负责,低地国家的独立自有美国人在过问,英国人也已经无力去过问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了,加入欧洲也只是出于经济利益上的考虑

在战后的英欧关系中,一般人们都知道英国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申请加入欧共体时被戴高乐政府拒绝过两次,但知道1956年英国艾登内阁两次拒绝法国提出来的“法英合并”的人可能不多。

1956年9月10日,正在英国访问的法国总理居伊・摩勒(Guy Mollet)向英国人提出了一个让英国人怀疑自己耳朵的提议:“法英合并”,并且在这个提议遭到拒绝之后又提出了“法国加入英联邦”的建议,而且明言:“法国国民对于接受伊丽莎白女王作为君主一事并无抵抗。”这个建议还是被英国拒绝了,艾登首相的认识是:“摩勒总理似乎无法理解法国国民是无法拥戴英国国王的。

法国虽然是二战的战胜国,但实际上是纳粹德国的战败国,战后在苏伊士危机、印度支那战争以及阿尔及利亚战争中的失败使得法国完全失去了作为大国的自信。此时的摩勒成为二战的战胜国,战后又在努力实现“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民福利计划的英国的粉丝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欧共体是法国在被英国拒绝之后才在1957年和西德等国通过签订《罗马条约》而成立的。

“联合王国”对欧洲的看法和“大英帝国”是不同的,要知道现在的联合王国曾被人公开形容为“三流国家”。

1997年10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因为出席印度独立五十周年的庆祝典礼而访问了这块曾经被称为“英国皇冠上最耀眼的宝石”的地方。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库克突发奇想,提出了英国出面调停印巴冲突的构思,而当时的印度总理古杰拉尔对这个构思颇感意外:“一个三流国家怎么可以对大国外交说三道四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鸦片战争把某些同胞彻底打服了还是英国电视剧把某些同胞彻底征服了的缘故,在中国有不少人还是拿着100年之前的目光在看英国,反复强调英国曾经有过多么辉煌的过去,也不知道辉煌的过去和现在以及将来有些什么逻辑上的关系,但就有人甚至预言英国退出欧盟之后会联合美国日本形成“世界新政治、经济核心”,扬言“十年后看”,说实话这么高看英国人他们自己都会觉得尴尬的。

美国在开始登上国际外交舞台的时候还充满过理想主义精神,起码美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能被人指责的地方很少。但英国的外交可不是这样。可以说英国外交非常“老到”,其实也就是自私、冷酷、狡猾甚至无耻的代名词,理想主义和英国人毫无关系。现在世界上的矛盾冲突热点除了朝鲜半岛之外都是英国的遗作,比如中东地区从战后开始长达七十几年的混乱就是英国人创作的,他们在1915年到1917年间为了确保在中东的石油权益分别和法国、俄罗斯、阿拉伯人以及英国犹太人签订了“赛克斯-皮科协定”“侯赛因-马克马洪协定”和“贝尔福宣言”这三份完全自相矛盾的文件,那就是中东混乱的起源。

所以丘吉尔主导的英国对欧政策已经不是过去的安全政策,而是如何从欧洲的一体化过程中分一杯羹的精心算计。

最近这一百多年来,随着人类对自然资源掌握能力的不断增强,人类的自信度也在不断增加,认为人为地设计某种政治或者社会制度是一件简单而容易的事情。所谓“欧洲一体化”就是这种爆棚的自信的产物。其实国家的存在和存在方式都是一个历史的自然过程,完全的人为控制是否能够得到加以控制的那些人所希望得到的结果是完全未知的。

社会的变化,只是因为各种人们认识到的、没认识到的因素互相作用,得到的一种结果,而不是人们所规划的前景。人们只能知道“社会变化了”,而试图去变化社会的企图却是失败的居多。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计划经济”不靠谱,但对于“计划政治”却还是乐此不疲,哪怕这些计划一次次地失败,还是要硬着头皮来一句:“这是历史潮流。”

历史只是至今为止的历史,从此而往的是将来,人们只知道历史而没人能预知将来,所谓“历史潮流”是一句看过去的历史时才能说的话,没有人能够根据“历史潮流”来预卜未来的八卦

这次英国的脱欧公投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本来想分一杯羊羹,结果发现似乎被薅了羊毛。没有人知道“欧洲一体化”到底会带来什么,但是经过这么些年的风雨之后,人们的直觉似乎会更加倾向于和那些专家们意见不一致,也就是政治不正确的意见会有更多的追随者。

这些年来“欧洲一体化”所表现出来的各种负面效应让人起疑,在世界上国家数目越来越多的今天,这种反潮流的出让一部分主权的一体化尝试到底能走多远,真的不能让人放心。对于英国人来说,“大英帝国”已经成为了过去,甚至“联合王国”成为过去式的前景都隐约可见,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逃离一条快要沉没的船也是一种选择

太重视脱欧的影响,英国人自己都会尴尬

强调英国有过辉煌的过去是没有意义的,那些“辉煌的过去”甚至可能英国人自己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英国人对他们自己的历史可能还没有中国人知道的多,布莱尔首相在1997年香港回归仪式上被江泽民在电视摄像机面前教诲莎士比亚的镜头,已经让英国人崩溃过一次了。

决不恋恋不舍地生活在过去的记忆中,是英国人的一个优点,二战之后唯一一个给国民打过鸡血的可能就是铁娘子撒切尔夫人了。撒切尔夫人在为庆祝马尔维纳斯之战胜利的庆典上在皇家海军陆战队乐队演奏的《统治,不列颠尼亚》(Rule, Britannia)以及《希望和光荣的土地》(Land of Hope and Glory)乐曲声中,曾经豪迈地发表过这样的演说:“我们在自由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南大西洋精神就是真正的不列颠精神,战争抹去了同胞们心中那一丝‘神秘的恐惧’,也就是不列颠已经不再是那个建立了一个帝国,统治着四分之一地球的那个国家了。

但是甚至连王室都没有派人参加那个胜利庆典,而主持没有王室参加的战胜庆典也是以后撒切尔受人攻击的一个口实,毕竟女王才是联合王国的武装力量总司令官。至于王室为什么没有莅临那个庆典,可能是因为王室成员的历史感比铁娘子更加凝重,知道那场小小的战争到底有多大分量的缘故吧?君不见铁娘子想携马尔维纳斯战争的余威来北京迫使邓小平就范,最后却弄得一个灰头土脸。

在网络上编写各种段子来打趣这个人老珠黄的老帝国是一回事,而现在就来对英国脱欧一事下结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起码为时还太早。

确实这两天美国日本以及欧洲三大股市都在因为英国脱欧而暴跌,英镑对美元的汇率也在暴跌,但这些现象并不说明什么问题。一个国家今天的经济形势和昨天的经济形势会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一张货币今天的价值和昨天会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绝大多数场合的回答应该是:没有任何区别。

其实某一天的股市或者汇率的波动仅仅是因为出现了一些所谓“大事件”,而这些大事件又反复被炒作,使得人们真的以为这些事件会影响什么政治或者市场的走势而使得市场波动了起来。重要的并不是出现的这件事会对政治或者经济产生什么大影响,因为人们是无法预知这些影响的,但是人们喜欢表述成“会有大影响”。对于一些人来说,即使无法让这个世界风起云生,起码也不能让大家觉得这个世界是风平浪静的,只有波动的市场才有钱赚。

就算英国在欧盟中排名第二,他的GDP也就是广东省加个江苏省,这个分量在世界游戏中不算重,不光是英国,欧洲国家都是这样,单独挑出哪一个都不够分量,不应该惹出这么大的风波。

另一个事实是从本周一开始的27日和28日两天的日本东京股市在连续上涨,就连一般逢中必反的日本保守派媒体《产经新闻》都在批判之余发表了一篇青山学院大学教授羽场久美子的文章,里面很谨慎地谈论了脱欧之后的英国可能采取的行动,比起只有5亿人口的欧洲,拥有13亿左右人口的中国和印度以及6亿人口的东盟显然更有魅力,离开老朽的欧洲可能会使得英国能够轻装和中国印度等国家打交道,而缺少了英国的欧盟也会显得更小。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yinaw.com/8421.html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