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英国不是最讲阶级的国家

纳文 书生 1122℃ 已收录 0评论

常听国人说:“英国是最讲阶级的国家。”这话不对,严重过时。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都比英国讲阶级。“中国朋友以为我们还活在《唐顿庄园》时代。”去过中国的英国朋友皱着眉头抱怨道。《唐顿庄园》是英国历史剧,中国人对当代英国的误解,有如英国人看多了清朝古剧,以为当代中国人还梳着大辫子。

许多中国人对英国贵族制仍心心向往,不时看到有关推崇“贵族精神”的文章,我私自认为那大多归罪于中国国内媒体,它们只关注英国王室、世袭贵族、莎士比亚、奢侈品等少数英国社会现象,对当代英国的介绍严重与现实脱节。贵族在当代英国已几近败落,政治地位早在百年前就基本被以平民为代表的下议院夺去。时至今日,上议院只是个装有800来号上议员、几乎个个老龙钟态、地位如同中国“政协委员”的有名无实的议会机构,把下议院议题置后两年是其唯一的政治权力。许多下了台的政治家,或首相想安抚却无处安放的亲信,常会获得提名,被女王册封为终身贵族(又称一代贵族,不能传与下代),塞入上议院。而这种贵族只是名誉,完全不能与古时那种疆场立功、封功加爵、授地赏银的世袭贵族相提并论。工党与自由民主党一直在呼吁取消上议院,所以工党的首相(如布莱尔与布朗)就算下了台,也不会象撒切尔夫人那样,领一顶贵族(撒切尔受封为女男爵)帽子。所以在上议院里,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位仍然在世的英国前首相(保守党的梅杰只接受了爵士封号)。我一个月前曾采访过英国前商务大臣凯博(自由民主党),他告诉我:他拒绝了获封贵族的机会,而选择爵士称号。因为他认为上议院早已过时,且庞大臃肿,应该取消。

至于《唐顿庄园》里的那种世袭贵族,其资产在二战以后被工党以高额税收方式充了公,仅少数贵族家庭能够有实力将庄园保存下来,那些囊中羞涩、再无力负担家中庄园或城堡巨大开支的贵族,对其庄园有三种常见的处理方式:一、抛弃和荒废;二、开放给游人参观,以旅游业养家;三、直接捐给National Trust(英国国家名胜古迹信托)。至今为止,许多世袭贵族如今空有封号,可是生活普通如同你我。

过去百年来贵族地位的不断下滑,英国人早已熟视无睹;如若你听到贵族二字立马心生敬意,那说明你还不懂英国,不晓得英国民主政治在二战后平民化的速度。在某些场合,贵族仍然享有尊贵地位,可是在政坛,谁要敢拿贵族背景给自己撑腰,那基本如同自寻死路,而且是快刀倒毙绝。越有贵族背景,政治家就越得小心谨慎,在自由民主时代,无论言行举止抑或生活方式,不管你是真心还是伪装,你必须与大众同伍。

比如说现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因为他出身贵族,所以连送孩子上私校这样的家庭私事,卡梅伦都得再三掂量。此种如履薄冰的怕惹众怒的英国政治家心态,若非在英国居住多年,一般人恐怕很难理解。

今年1月31日,英国《独立报》报道,英国首相卡梅伦正在考虑将其儿子Elwen送入位于西伦敦的私立男校Colet Court,该报掀其六年前的老底,说卡梅伦当时说私立学校的学费“crazy(不可理喻)”,意即卡梅伦此一时,彼一时。

在孩子的择校问题上,卡梅伦比前首相布莱尔少自由,多担心。布莱尔普通人家出身,又无伊顿背景,于英国政治家而言,正是又红又专,代表普罗大众广泛利益,媒体在这件事上颇难做文章。可这种自由,卡梅伦没有。如果卡梅伦不从政,Elwen一定早就入读了私校。可他是民选首相,受缚于自己贵族出身的家庭背景,他必须在任何问题上尽量与大众保持一致:全英国约90%的孩子都入国立学校,如若我把孩子送入私校,不是说明我不相信国立学校教学质量吗?而且舆论广泛批评英国由私立学校学生掌控,若送孩子入私校,左翼报纸不是又得了说事的把柄?

所以,在过去卡梅伦从政六年间,对自己身世从来避讳有加,大打亲民牌,Elwen过去一直呆在公立学校,就是明证。去年卡梅伦蝉联首相宝座,并宣称不会再寻求第三任任期,位置已稳,目标亦明,孩子入私校的事情就可以摆上日程了。

卡梅伦的亲民牌,除了孩子要配合,夫人萨曼莎亦是一张王牌。萨曼莎艺术专业出身,曾是伦敦邦德街上一家时尚文具公司的创意总监。不过自从成了首相夫人,观察其媒体表现,明显是在配合首相先生的亲民路线。

对她来说,首先是要学会沉默,不当众发表政治意见。无论萨曼莎是否支持保守党路线,或者甚至支持他党,这是件必须烂在肚子里的秘密,绝对不能对外暴露。不要说现任首相夫人如此,连离开唐宁街十号近十年的前首相布莱尔夫人切莉亦如此。与萨曼莎相比,切莉当年做首相夫人可是高调得多,其穷困出身为其加分不少,不过时至今日,英国舆论对她的看法仍然分歧很大。就是这样一位前首相夫人,不久前我就访问切莉一事和其新闻秘书电话联系时,这位新闻秘书就告诉我:切莉肯定不会在公开场合谈论政治。我自己去年曾在英国华人工党春节年会上,亲耳听闻切莉鼓励华人从政。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政治仍然是切莉不能公开谈论的话题。

除了不谈政治,萨曼莎也不会耍大牌,亦不会象英国王室那般高调地满身名牌。过去六年中,她的公众形象低调、温柔、甜美且平和,成功塑造了一个贤妻良母式的首相夫人形象。她很少接受媒体访问。2015年大选前,她罕有地接受了一个访问,以图文并茂的方式,塑造了卡梅伦在家为孩子梳小辫儿、自己风雨无阻地接送孩子、操持家务的普通家庭形象。

今年一月底,萨曼莎出现在了Sport Relief Bake off(英国一著名烹饪比赛电视节目)中,她与其他三位选手一道,分别烹制了三道甜品,最后夺冠。她说参加节目是为了支持慈善,但节目中透露出来的亲民信息极为明显。她穿扮平实,而另一位女选手(电视肥皂秀里的女明星)则打扮得调皮可爱;她时时保持淡淡微笑,谈吐略带羞涩。她在节目中说:自己的先生(即首相)喜欢烹饪,可是不喜欢收拾,而自己的女儿非常热爱烹饪。节目中展现出来的萨曼莎,与英国千家万户里的主妇并无二致。可她看似自然与纯朴背后的所有动因,都是为了配合首相的平民风格。

我无法不感叹:英国的民主政治,能把贵族出身的政治家及家庭改造至此,说明了英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民主的去“贵”化功能。英国仍然是讲阶级的国家,可前面那个“最”字早该摘去。不过我猜许多读者仍然会坚持认为“英国是最讲阶级的国家”,因为这种刻板印象由来已入,非我一篇小文所能改变。

来源:FT中文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777.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