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乃木坂46——生田绘梨花

纳文 书生 2404℃ 已收录 1评论

如果你是乃木坂的少女偶像,那你可能是大都会出身,东京本地人。如果你不是东京人,那你一定有过演艺经历。如果你没有演艺经历,那你一定是在泥地上赤脚撒野的活泼孩子。如果你性子好静,那你绝对一身禀赋,潜力惊人,是生来就要被世界捧在手心的夜明珠——但也注定了,这暴戾苛刻的命运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再天赋卓绝的孩子,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地从命运的剥削里走出来,非要伤筋动骨,退层皮不可。

这像是偶像世界不成文的深隐暗律,很多少女偶像们都陷入了这一个怪圈,但旁人自然不太会注意——世代更迭太过迅疾,她们的身影会被时光的浪潮淹没,然后匆忙消失。

只有她们自己明白这样的规律降临到头上时会是怎样的感觉,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这里并不适用。再虔诚的基督徒也无法亲历上帝曾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被钉子刺穿身体的滋味只有自己明白。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颗钢钉刺进了生田绘梨花的脚踝,不,这并不是什么比喻,不是指她被困难击倒——她确实经历了一场手术,她的脚踝,骨折了。那年,原先学习芭蕾舞的浅田真央和姐姐一起改学花样滑冰,随即凌天高飞,13岁少年大成,夺得日本少年锦标赛冠军,而她之后还将成为亚洲第一个三次登顶世界之巅的花滑运动员。一时,滑冰热潮席卷全国。生田绘梨花自然也崇拜上了这样冰上身姿优雅如蝴蝶振翅般的女孩儿,怎么会有人不迷恋她呢——正如十年之后,所有乃木坂的粉丝都狂热地喜欢生田绘梨花一样。时逢老家的滑冰教室招募选手——更像是,谁都不愿放过这样的商机,生田绘梨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那是小孩子都会有的三分钟热度。

开课那天,她父亲骑着自行车亲自载她去教室,那本该是个慈祥温煦的故事,直到命运绊了他们父女一脚。绘梨花坐在后座,像是轻盈欲飞的蝴蝶,挥动着手臂,双腿也不安分地闪转挪腾,借以发泄满溢而出的兴奋。可能是车轮碾过了颠簸的石子路,可能是岳父——你们的岳父——开了小差,总之,生田绘梨花的左脚被卷进了车轮。就像是某个冷笑话说的那样:“记得小时候骑自行车载我,我在后面不小心把脚夹进去了,妈妈发现蹬不动了,就站起来蹬!”当然,当这样的灾祸真的降临到头时,就不再那么好笑了。生田绘梨花的腓骨外踝撞上了结实的钢圈,直接碎成了两半,没到粉碎性的地步,但也足以让她尝尽苦头。钢钉扎进了她的脚踝,费了她整整一年才康复完全,她对于滑冰的三分热度到此为止,代价是:一年与轮椅作伴,踩钢琴踏板如黄杨厄闰般困难,运动会,她坐在轮椅上观赏,成日窝在拐杖旁,孤苦伶仃。

在多年之后再回顾这场没来由的让人啼笑皆非的灾厄,人们会发现这只是开始,8年之后,一桶洗衣液会径直摔落到她的脚趾上,让她因为粉碎性骨折缺席了单曲祈愿。如果说这两次受伤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都是多灾多难的左脚遭了秧,还有,都让幸灾乐祸,好这口的桥本奈奈未没良心地笑了个满怀。当然这颗打进她踝骨的钢钉也让她落下了病根,她的舞姿变得有点僵硬失调,称不上尽善尽美。但真英雄不拘小节,没了这舞蹈天分,她还有些别的嘛。因为一次骨折让天才就此停步,再蛮横的上帝也不会忍心。

2011年8月21日,生田绘梨花通过了乃木坂一期生甄选。而在此之前的是:她出生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听着像德语Dorf,村庄。那是个特别的地方:坐落在碧蓝的莱茵河畔旁,紧邻鲁尔工业区,文化厚重而兴盛,人心细密沉郁,是古朴却先进的村庄,跟出生在那的海涅一样,古典现代派。她如这里清澈的河水一般,单纯洁净,从小受古典艺术的滋养,骨子里糅杂着天生的飞扬意气。她会在车上纵情歌唱——也许就是那时候造就了她深夜魔鬼的习性,4岁开始跟着姐姐学习钢琴。所有天才偶像的姐姐都是完美而又神秘的,是天外的隐世高人,白石麻衣的姐姐,中元日芽香的姐姐,都是相貌莫测却浑成绝伦的人。一年之后,父亲因工作举家搬回日本。她5岁开始系统学习钢琴,在一家以严厉为名号的班子里成长,诸如“不好好练习,早晚会遭报应”这样凶狠的话时常在耳边游荡,加以父母同样严苛的要求,生田绘梨花自小就明白:只有拼尽全力,才能有所成长。从此,钢琴成了她的习惯,伴随她至今。她想和音乐一起生活下去。

但光是喜欢音乐还不足以让她走向偶像这条路——她本可以做个单纯的音乐家,以钢琴为生,在黑白琴键上随意挥洒。她更想站在舞台上,化身剧中人,以戏剧表演填充自己。而这一切的起源,都因为她在小学一年级时,音乐剧安妮在背后轻轻推了她一把。生田绘梨花亲眼目睹了那些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小少年站在在聚光灯下,歌声如长虹惊天,在暖色灯光下折射出动人的色彩,就像太阳在青山剧场缓缓升起。第二年,她参加了安妮的甄选,落败于书类审查,但她的路却在暗中折向了另一边,她没有预料到,所有的史诗隽语已经悄悄开启了。

如果说她遇见安妮是最初的契机,那推动力则是——她在小学升学考试里,失败了。那是一颗钉子,镶刻着赤裸现实的钢钉,把她的前路钉死。在德国,她可以忽视一切阻力,去追求她的音乐艺术梦想,但在日本,这个把福泽谕吉印在钞票上的国家,好像真的只有升学是唯一的出路。但她却拒绝认输,一意宣称:“想以音乐与自己想做的事情在人生中前进。”她对舞台的迷恋,和钢琴的缘分浑揉在一起,加上一点点命运的成分——她无意中在电视里,看到了AKB公式对手的一期生甄选,“偶像这个职业,能在舞台上尽情唱歌跳舞,正合胃口!”——使她与乃木坂相遇。当我们如今回顾这一切时,会发现许多无形的巧合:这些孩子,大多是在学业上不如愿,憧憬舞台灯光下的自己,在命运的作弄下偶然来到了这里。

于是生田绘梨花成为了乃木坂的一期生,时代的脉搏开始跳动。

那是个娱乐至上的信条初见端倪的时代,大度慨然地包容所有偶像,不管出身,无论过去,皆可以在这里洗净铅华重新开始。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是一副宽容而又和善的面孔——事实上,时代正以肉眼可以预见的速度坠向另一个极端。正统偶像,或是说王道偶像的路正在愈来愈狭窄,将逐渐落得无处可走的境地,而那些邪道偶像上位得势,窃取了一切——包括人气资源在内的,一切。2011年的偶像与2005年已经大不相同,那个时候,只要你热情洋溢,永不疲倦,就能在这个地方立足,而现在,没有综艺能力谈话技巧的孩子正被逼入绝境。但时代不会变化,只是周而复始,循环交替。比起2000年早安偶像们,2005年的少女,歌舞技艺都是那么的孱弱不堪,黯淡落魄。而若是再同昭和时代的偶像们比较,那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山口百惠们单纯明净,更像是专业歌手,以实力论证一切,你在她们身上,看不出一点30年后,握手会总选举横行的模样。

所有的少女偶像们都在这个低洼泥淖中挣扎,无一幸免。而生田绘梨花走进了这里,就注定了这不会是一个平凡的故事。

当她在那个夏天的末尾,穿着一身如乃木坂标志性图案那样的衬衣,蓝白紫色格纹混杂相间,水色碎褶短裙高于膝上五公分,紧紧地扯着话筒线,棕色的罗马凉鞋踩得舞台的梧桐木板嗒嗒作响,深赭红色短发齐肩,笔直但稍显杂乱。她开口,念完自己的个人介绍,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醉。她是如此的秀雅:句式语气如同昨日重现,跟6年前的前田敦子一模一样,眉眼间却透着堀北真希那样的天然纯美——只是鼻梁没有她那么英气。除了酥软温甜的声线,时而会停顿的紧张心情,其他的时候,你很难察觉她只有十四岁,是个才念初二的中学生。

得益于良好精致的家教,她表现的很成熟,无论是站姿还是口吻腔调,都让所有人觉得,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优雅质朴,却又飞扬着天才气。她紧张极了,过去在大舞台上演奏钢琴时,台下的人数可能是现今的数十倍,但她只需醉心于面前的黑白琴键,而现在,要由台下的老骨头们决定自己的命运,谁都难免会乱了心思,张口结舌。但她表现得很得体,带着弧度平缓的微笑告诉每个人她的一切:不同寻常的身世,繁密的荣誉履历,以及双手数不过来的才艺:书法,芭蕾,歌唱,算术,流利远胜旁人的英语,甚至还能说上一两句简单的家乡语,你好“Grüß dich”与谢谢“Danke schoen”——未来她将担任Center的一支曲子。当到了展现才艺的环节,生田绘梨花却像摇身一变,看不出一点先前局促不安的神色,她演唱了aiko的“star”,声音清亮如 “翡翠森林狼与羊”里出现的繁星夜空一样干净纯真。日后,好事的人们还会探寻到,原来她的父亲是一桥出身的高材生,就职于在日美国大企业,父女两长相如出一辙,笑容自信秀雅,吐属斯文。

甄选完毕,面对媒体的暂定选拔,生田绘梨花站在第三排最右侧,紧邻宫泽成良,与星野南——未来将与她相伴四单,分站两翼的小可爱。她们都是未来难以预料的初生偶像,但你很难不去喜欢生田绘梨花,她的颦笑风致太过干净纯粹,同时又一身才华,即便站在后头也无法掩盖其光芒。所有人都开始幻想她能走的路:钢琴家,音乐家,歌手,而她只有14岁,幼稚,成长,圆熟,我们都能一路见证,让每个人都心动神往。乃木坂的紫色在她的身上溶解,化合为温暖的红与纯净的蓝,一如她的身上热情与冷静并存——她在舞台上的表演是如此的炽烈,面对众人时的姿态又显得无比镇定。紫色所内涵着的尊贵也与她相配,李耳过函谷关,紫气从东而来,用于形容她真是再好不过:她出身不凡,典雅周正,因此她被称为大小姐,在这个被戏称为高冷紫的地方,卓然而立。

她拥有如此多样玄妙的天赋,仿佛可以在偶像世界自由穿梭无拘无束。她太适合做偶像,从来没有遇到真正的拦路障碍,除了通过甄选的那个夏天,她得和时间赛跑,想办法在解决人情世故的同时,抽出工夫去参加钢琴比赛,因此那会儿,她为了展示自己的觉悟,时常大哭着:“我会拼命努力去做好的!”这就像是她命运的某个缩影——她不会碰到秋元真夏们会考虑的角色歌声一类问题,她能以任何方式闪耀光彩,如鱼得水,但,只有时间是她唯一抵不过的东西,是一根埋在她脚边的钉子,时刻会刺穿她的脚掌,阻碍她前进。对于生田绘梨花,人们所担心的只有:她太年轻,心智尚不成熟。在音乐上,生田绘梨花成为了绝对的核心,但大多数时候,她更喜欢展示自己的钢琴技艺。某些时候——例如和人交往——她很天真,什么也不懂,但关于纯技艺,她很老练,明白怎样能让自己被记住。很快,她就成了乃木坂里钢琴的象征,拥有无从指摘的容貌,身材,出身以及无人可及的天赋。这些东西,对于热衷于传统偶像的人来说,实在太过诱人,他们能在生田绘梨花身上找到所有天才偶像该有的东西,在她的背影里能看到千万个传奇的缩影。因此她在乃木坂最初的时候就是一个人物,全面而又仿佛无懈可击。

然后,在2012年春天,她成为了乃木坂出道单曲,窗帘滚滚的选拔成员,七福神之一,第一排。天才这两个字,被世人加冕。

她从小就被称作天才,没人能够否认她的才能,她甚至能在一周的时间里塞满所有课程,并全部完成,但那大多是别人对她爱的褒奖。但如今,她成了偶像,天才两个字,是所有人的期望与认可。

她和生驹里奈,星野南共同成为了乃木坂最早的门面,最具潜力的次时代,生生星这个称呼出现在了无数杂志报纸网站上,她们被认为是这个幼小的团体未来的希望。生驹是被运营们钦定的世袭王侯,天生主人公,星野南则是可爱的代表,乃木坂的妹妹,但生田绘梨花更正统得体,是那种适合带回家介绍给家人的好姑娘。她自信且无惧,因此她能在AKB的Request Hour上第一个带头说:“大家好,我们是乃木坂46。”那样的场面,她却举重若轻。

当然,她天赋异禀并不意味着她就是绝对完美,毫无瑕疵的——她毕竟真的只有14岁,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太多。她会遇上许多锐利的钉子,并且毫无经验,全然无法躲避。过于青涩的年纪让她会对于艺术外的东西懵懂疑惑,她可以触摸琴键,指尖跃动行云流水,可一旦进了厨房,一切都变得陌生而又僵硬。她丝毫不畏惧,握着刀柄切菜如将钉子敲入木块,随意施力不加注意,因此,她遇上了一生之敌高汤鸡蛋卷,人生中最奇妙的场景出现了:听到菜名,她犹豫了,眼神瞥向一边,随即流露出了一种诡谧的“虽然我不知道这道菜怎么做但是好像很容易吧嘿嘿嘿”般的微笑。她找到鸡蛋,慌乱地搅弄蛋液——香蕉人们松了一口气,至少这姑娘还知道鸡蛋长什么样。然后奇迹诞生了,那是一种比耶和华诞生于马厩还要神圣的画面,生田绘梨花贯彻着一加一等于二高汤鸡蛋卷等于高汤加鸡蛋加卷的直率思想,打开电磁炉,径直把蛋液铺洒在陶瓷面板上,以昆布为工具,挽救了想要逃出黑暗料理截魔掌的可怜蛋液,然后精巧地摆上了一条失去了梦想的鱼干,姿势幻妙,鱼尾上翘直朝青天,象征高汤的高字。她擎着一柄饭勺,不规律地搅动着蛋液,即是鸡蛋卷的卷字。什么,你问汤在哪儿?这流动着的液体即是汤的精华所在啊。香蕉人很好心地摆出一脸“还好她不是我女儿要是我女儿长大后这么做饭我一定从楼上跳下去”的表情,问她了几个问题,绘梨花应答如流,展现了当代新青年的自信与风采,时间还剩余两分钟。这点时间就能创造出如此杰作,绘梨花真是不可多得的奇才。在知道这道菜将被呈送给主持人享用时,他们连连摆手,高呼:“此菜只应天上有,我等凡夫俗子享受不来。”上菜时,乍看荤素皆全,黄绿相间,营养均衡,让人啧啧称道。摆放精致,内藏毕加索风骨,中世纪的自由,奔放与不羁。

就像是樱井玲香很早时候说过的:“她无从预料,你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出什么样的傻事。”生田绘梨花确实是天才,但也确实只有14岁,到底年轻稚嫩,心智青涩尚不成熟。她的思维,逻辑,举措都如同钉子一样,直来直往,疾速锐利,无从畏惧,不加思考——她的综艺反应不算好,接话的方面做的很糟糕,但就是她天真纯然的举动弥补了她在综艺上的所有缺失。所以,某一程度上,她也可以是综艺天才,旁门左道,歪打正着。

她的性情和才能在这个初生偶像团里是如此的触目动人,她是自幼被培育的音乐精英,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天真少女,生田绘梨花和生驹里奈星野南站在第一排,身后是白石麻衣桥本奈奈未们,一切都清纯美好得像个梦。踏足之地,耳畔会有明朗的钢琴声在回荡。

2012年9月,生田绘梨花迎来了第一个足以让她尽情绽放的机会,16人舞台剧来了。在挑选大会上,她选唱了帕瓦罗蒂的心如止水,像是在预兆了她未来的路,清亮的高音在穹顶流转,忽然插入一句“我的昵称是花花,最喜欢吃乌冬面!”,然后,“咚咚,一库咚,乌冬!”她的性格明晰可见:真实,不加掩饰,从不做作,同时也是个铁头娃——倔强,不肯服软。9次公演,她担任了6次主角爱丽丝,即使是折戟时——也拿到3次第二名,包揽了票数排行榜的一二四五名:244票,242票,两次238票。她施展了自己的舞台能力,惊人的热情和演技,彻底统治了涉谷PARCO剧场,确立了天下第一人的位置。而在这样荣誉的背后,是她始终如一的前进与努力:她彻夜通读剧本,熟记了每个角色的台词与戏码,对着镜子反复里练习微笑与不擅长的舞蹈步伐。她遭遇过挫败,曾被高山一実击倒;怀疑过舞台的意义,不会被选上的念头在心里徘徊,然后她用自幼确立的信条催眠自己:只有拼尽全力,才能有所成长。所以结局是,巨星单挑,她胜过同样逸气纷飞的高山一実一筹,迎接了观众的掌声和成员们的拥抱。她深鞠一躬,告诉所有人:“我从没想过能担任爱丽丝这样的角色,但我一定会去全力饰演,为了能做出让大家尽情享受的舞台,我会拼命努力。”

天才和第一名,是生田绘梨花永远不可避的冠冕,她配得上世间一切赞誉,因为她足够努力,天赋太过卓绝。但这些华丽的溢美之词同时也是最险恶的钉子,铺落在她的身后,一旦她后退了,即是钉子刺穿脚掌——第一名没有前进的路,而一旦退步,便注定了要遭受压力折磨,饱经非议。旁人夸耀,毫无顾忌,但钉子刺穿肌肤的痛楚,只有自己知道。

生田绘梨花在演出中忘过词,以甜美的啦啦啦作为替代,她后来形容起这场演出,称之为“完全的失败”,说:“眼前感觉一片漆黑”,因悔恨而不断哭泣。这就是天才和第一名的代价,那颗钉子永远就在她身后,她前进一步,钉子也咄咄逼人地往前一点,永远在催促着她努力,一旦后退,便是切身的疼痛。

而令她始料未及的是,2014年,陪伴了她13年的钢琴,也会成为一颗最致命的钉子。在那之前,她和钢琴相处已久,琴瑟和谐,仿佛融为一体。在她小时候,其实并不喜欢钢琴,她把它当做是种负担和义务,是不得不做的苦差事,但她天生就有这么一种能力,能扭曲自己的意志,把某种态度发扬到极致,即便那是义务,也能让自己全然接受。后来,生田绘梨花在每日重复的联系中逐渐爱上了这些音符韵律,在疯狂的联系之下,黑白琴键成为了她的杀手锏,是能赖以为生的精湛技艺。加入乃木坂没多久,她就在才艺大会上表演了钢琴演奏,那是她第一次在粉丝面前展示如此招数。她对台下的荧光棒感到不可思议,往常,她所该面对的,是评分老师面色铁青的脸。她学着享受这一切,无论是粉丝的爱还是明黄色的荧光棒。2013年12月17日,她在第三回AKB红白歌会战上为渡边麻友——半年之前,她总选举惜败,而半年之后,她将成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天下第一——钢琴伴奏,曲子是生生星的最后一次演出,你的名字是希望。那天过后,留下了两个传说:渡边麻友也很适合乃木坂的制服嘛,以及,所有人都认识了,这个生田绘梨花。她的技艺开始广为人知,表演时,她的状态不像其他艺术家那样癫狂妖冶,绘梨花很甜美,纤细手指随意颤动,音韵信手拈来,她偏爱古典名曲,如本人一般绚烂阔丽,却也质朴不朽。

一切都是那么的合辙上道,她的人生正朝着一条正确,无可限量的大路上奔去,连白石麻衣都不由得艳羡地夸赞她:“真是个前途大好的孩子呀。来,给你白姐姐啵一个。”她成为了乃木坂最美丽的未来拼图,很多时候,她会无意间展现自己取之不竭的潜能,留给旁人自由遐想,她在乃木坂的未来能有多么伟大柔美。

然后,那颗名为时光的钉子,潜伏许久,终于露出了凶神恶煞的青面獠牙,从地底狠辣地钻出,划过了她的脚踝。

无可避免的,生田绘梨花长大了,17岁。她面临着一个选择:继续学业,念音乐大学,接着,从乃木坂毕业;或是,放弃学业,专心乃木坂。前者,是白石麻衣,松村沙友理,中田花奈们的路,天才偶像的割舍——但她们到底年龄都长绘梨花不少;而后一条路,则是当初秋元真夏,如今斋藤千春,未来山崎怜奈们的选择,艰苦险阻如踏着钉子而行,任何人无法从中轻易脱身。6年前,她倒在了小学的升学考试,决心未来靠音乐养活自己,而如今音乐大学的考试则更为磨人。她在乃木坂里,是一等一的天之骄子,是足够睥睨任何人的存在,但在音乐大学前,她毫无优势,所有竞争者都是绝对的天才,每天练习十余小时,拼尽全力。绘梨花很难同时顾忌两边,若是参加了乃木坂的活动,便没有足够时间练习钢琴,对于到了这种境界的钢琴家,一天的疏于练习都会让手指失去随心所欲的自然从容。她终于被这颗时光的钉子逼到了绝境,哪怕她是如此的天才。一切就好像再也无法逆转,一如绿野仙踪里的那句话:“托托,我感觉,我们再也回不去堪萨斯了。”

生田绘梨花,好像也再回不去乃木坂了。

她想过毕业,因为这次的挑战实在太过艰险,这颗钉子的锋利程度也远胜过当初曾刺进她脚踝的那颗,那时候的钉子,只左右了她一年。而命运的钢钉,将会决定她的一生,并将永远活在她的身体里,追魂跗骨,隐隐作痛。

天才注定会这样,会在即将触摸到天空之时,轰然坠落。

但生田绘梨花不是普通的天才,她秀逸俊飞的天赋不止于音乐,她更是努力的天才,拥有一种努力的天赋。2014年4月20日,她在第八张单曲握手会中途宣布,她将休业,缺席第九张单曲,为了音乐大学而拼命,这是她能作出的最圆满的抉择。2014年6月15日,她在第二次16人舞台剧中达成了主要十个角色的制霸,连续三年出演了所有演出,在这个梦开始的地方唱出了最完美地谢幕演出。没人知道她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她隔绝了世间一切浮华享受,没有任何影响照片流出,但结局是:她越过了那颗钉子,生生将其摧毁。她考取了音乐大学,完好无损地回到了乃木坂。所有人都发现,她变了,更加老到成熟,但她却又没变,依旧是小孩子性情,乖顺讨巧。她是少数的能够胜过时间的人,一天的时间固定在了24小时,即便你是氪星遗孤,天生神力,也无法让太阳为你转动,但绘梨花克服了一切,为了所追寻着的音乐梦想,为了心里挂念着所有粉丝的脸庞。

她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人,每当你以为,她就这这么陷入绝境,无从挣扎了,却又忽然咬着牙,倔着性子,把从不顺从人心的命运撕得粉碎,你可以说她是不怂,可以说她是一根筋,但她确实就向我们证明了,天赋混合不知疲倦的努力,能够征服时间和命运这样凶恶诡诈,张牙舞爪的家伙。

在那之后,迎接她的,是她偶像生涯里第一次——也是迄今最后一次的中心位置。像是为她量身订做的一般,那是一首适合钢琴伴奏,大合唱的学院派曲子,风格宁静温和,和她的黑色短发一样秀雅从容。歌词在音符里流动,像是在翠绿色的草地上自由飞翔。“第几次的蓝天”成为了乃木坂的标志性曲子,并且被储存在HTC的广告片与手机里,至今仍永恒地流传。

再之后的路,生田绘梨花走的顺风顺水:2014年10月2日,出演彩虹前奏曲;2015年1月14日,参演电视剧;1月23日,登上Music Station,用钢琴伴奏让塔摩利的墨镜熠熠生光;2015年8月23日,出演音乐剧缎带骑士;2016年1月21日,发售写真集“转调”,首周大卖3万8千本;2017年1月开始,出演了罗密欧与朱丽叶;5月开始,片刻不息地参演悲惨世界;6月12日,夺得了第八回岩谷时子奖;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成为了史上第一个能在MTV plugged上直播演出的人。从少女偶像成长为了能独当一面的音乐剧演员。

而如今,她21岁了,依旧超然拔群——比2011年,2013年,2014年,任何一个时段的自己都要大成老练,才华直抵凌云。她仿佛可以运用自己无穷尽的潜力和天赋做出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她就是可以生生飘逸飞翔在青天之上,成与败,只与自己有关,只有时间和命运可以干涉。但在2014年,那颗杀意弥天,尸首枕藉的钉子没能成功夺走她的意志之时,一切就已经尘埃落定了。命运这般邪恶的东西,本想把生田绘梨花的秀美童话变成一个主题为凄绝毁灭的故事,她本该被钉上十字架,挣扎在时间之中,试图逃脱却无从为力,只能如同普罗米修斯,反复受难,最终彻底告别乃木坂,背影孤苦而无助,由命运亲自给她偶像生涯的棺椁敲下最后一颗致命的钉子,从此在我们的回忆里渐渐死去。

但,她独力胜过了一切,凭借心里无比强大的意志,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钉子刺穿身体的感觉,只有自己了解——扳倒了一切。她跨过了那颗钉子,消失了3个月,重新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她说:“我爱乃木坂,也爱着粉丝们,是他们的应援支撑我这一切。”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无所畏惧了,直至如今,矜万人以能,高天下以声。她成熟,简练,却又带着点独到的风流潇洒。

整整6年之前,今野義雄这么说过生田绘梨花:“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没有任何的欠缺部分。一般来说如此完美的人,总会缺少些趣味的,但是她也拥有着纯粹的‘趣味’。”

曾经,有那么一个曾经,发生在2014年夏天,那是一个残酷的故事。在那之前,明亮,甜美犹如童话里会发生的故事,那颗钉子即将结束一切,绞杀生田绘梨花的未来,让她之后的路变得昏暗无度。她曾经离命运的另一头那么近,却奋力逆转了一切,她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当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接受了蓦然濒死的命运,她却挣脱甩开了这颗钉子,朝着无人知晓的未来大步向前。

远在2014年初夏的时候,她还在乃木坂与学业之间挣扎时,被要求在Music Fair上弹奏钢琴,为“你的名字是希望”作伴奏,那是她第一次在电视上表演,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节目策划人送给了她一句话:“贪婪点。”

这句话在她的心里回响,她不再蜷缩成一团,决心放开视野,从容不迫地去对待一切。

“贪婪点,需求音乐,享受音乐。”

她把这句话当做了人生的信条,每次弹奏之前都会在心里对自己默念这句话。

“贪婪点,贪婪点,我要再贪婪一点。绝不能退让,无论是学业还是音乐,我全都要!”

那时候,她不过是个17岁的少女,决心了,用努力去拥抱一切。

而至今没有停息。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6993.html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条精彩评论。
  1. 在求学阶段,父母或老师经常会如此劝告学生:“在学校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用功,因为长大以后一定会后悔,要是自己在年轻时候能更努力学习就好了。”但我在离开学校以后,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反而是后悔“在学校的时候如果能更尽兴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被迫去用功死背那些无聊的东西,真是浪费人生
    书生2016年-06月-01日发表回复| Google Chrome 48.0.2564.82| Windows 7 x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