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乃木坂46——中元日芽香

纳文 书生 2435℃ 已收录 1评论

文:桥本奈奈未

“她要走了,从此再没有人和我说话了。”

前几天深夜,我和一个朋友去吃夜宵,像是黑泽明说的,夜里吃东西,补益灵魂。我们进到一家小店,点了水煮鱼,各自坐下。为了消磨时间,我和朋友天南地北地闲聊,说着说着就讲到了少女们。我时常是这样,聊天不过心,逮着个有趣的,便噼里啪啦地就讲上一通。天日渐凉,说些喜欢的,心情痛快点。

我碎碎地念叨着,“年快走完了,那谁谁就快成年了吧”,饭桌对面没有作声,我猜是他吃的正酣,才懒得理会我。忽然我听到饭桌那头,他轻轻地说:

“她要走了,从此再没有人和我说话了。”

朋友拿白瓷碗虚掩着脸,头低着,几乎快要埋在里面,我听到了悉悉簌簌的声音,窗外面没有下雨,仍是凌冽秋冬,夜半清冷,寒浸入骨,屋子里头白气氤氲,暖色灯光轰轰烈烈。

“从此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了。”

朋友又断断续续地重复了一遍,他抽着鼻子,眼泪滴在碗里,嗒嗒作响。旁人错乱地看着我们,以为不过又是个失恋的可怜虫。

我知道他没有失恋,也知道他说的是谁。

中元日芽香要走了,年内的事。她上回的广播,是在5天前的“RAJIRA SUNDAY”,19日;上次参加演出,是在2周前,月初的东京巨蛋;上一首唱的曲子,要追溯到三个月前,夏天的“Under”,都已经远的像是上辈子的事了。她在乃木坂的活动已经全部完毕,余下的,就是细碎的收尾和告别了。

待她走完了这段最后的路,便是此行一去,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独留孤苦的人儿思念到深夜。

朋友喝了一整瓶酒,还嚷嚷着不够,他本就是不胜酒力,一杯倒的人,却仍逞强,硬是把一整个玻璃瓶喝穿了底。我望着他不省人事的模样,觉得心肠揪作一团。

他极喜欢中元日芽香,比我更甚。乃木坂的每个孩子我都喜欢,我辩解说是博爱,朋友与我不同,他独爱公主一个。那是在我们都还在念书的时候,我拿着电脑看节目,他凑过来,不声不响。半晌,他指着其中一个双马尾的孩子,“我喜欢她”。我以前说,偶像是一门需要耐性的工夫,做偶像的人得有耐性,每一步的成长,背后都是数不清的辛酸历程,看偶像的人更得有耐性,要熬得住时光蹉跎,偶像一行不是能一步登天的美差,急不得的。偶像的清丽妩媚,或是淡雅温润,都是要时间才能读懂的。那时我告诉朋友,初见的未必是合适的,要不你再多看看?他摇头,瞳孔里只公主一人。很多人都有差不多的经历,吸引着你进去的是一个人,到时候爱上的却是另一个人,最后明白了事理,回头再想,催你成熟的又是别一人了。

可朋友却偏执的很,一眼定终生,觉得自己喜欢的就是她了。

朋友家里遭变故,自小过得孤苦,性格变得有些自卑,封闭,没有交心的朋友,即是对我,他说话也带着分寸,每一句都有所取舍。记得以前上课时,老师问他,对你而言,故乡是什么。常人大多会说像是“张翰鲈鱼因醉忆”一类的吃食,或是“乡音未改鬓毛衰”的声音,最多的应该是有家人在的地方,又儿时回忆在地方。朋友反复琢磨,说,他没有故乡,对他,故乡是能让他得到慰藉的地方。

朋友这样的人,是需要被拯救的人,又恰好偶像是最能治愈心伤的一类人,因此他喜欢公主,我觉得再合适不过。

不同时代,性格的人会爱上各不相同的人,我们那一代的可能会迷恋许嵩,年长一点的,嘴里念着的必是周杰伦,再大上一点的,听张震讲故事,唱的是朴树唱过的歌。

总有人会被喜欢,又何况是公主那样善良的人呢。

因此他后来发了疯了地喜欢中元日芽香。“乃木坂在哪儿”里,公主为数不多的镜头,表现,他翻来覆去看了个遍。初登场的自我介绍,生诞祭,万圣节变装,新年时的沙画,头脑王选拔,中三组出行,他甚至连集数,时间,台词画面都能正反说个细致。每次我去日本的时候,他都会嘱托我,给他带几张CD,生写回来,然后愁眉苦脸地跟我说,这次公主又没有进选拔,然后又满心欢喜地望着相片,“下一次一定能行”。

朋友一直很喜欢公主的超能力,就是那招“小公主光线”,他把这段声音,转成音频,放在手机里用作短信铃声,在大部分无人联络的寂寞时光里,他都会反复放着同样的一句话,“himetan beam”,听得心里温暖,然后自顾自的,“哇”上一下, 哪怕无人回应。

他像是上了瘾,迷恋公主。

上瘾是很难解释的症状,从心理到生理,都有一点。

有人喜欢烟酒,图个痛快,但更多的是睹物思人,念着那时的人和事,一旁有谁为你点过烟,替你挡过酒。

我问朋友,为什么,他说不清楚,只觉得听到了这句话,公主好像就在他身边,能陪着他。

爱,也是差不多的一回事,人人都会有爱,酿到后来,都变成了苦涩香甜的美丽故事,人们借着本没灵魂的事物,塞进一点儿过去的声光,回忆,然后躲在里面反复品尝这滋味,不断上瘾,不断迷醉。

但也足够了。

所以我有时会笑他,赶紧睡吧,在梦里你甚至还能和她结婚呢。朋友忽然就严肃地盯着我,用从未听过的郑重的口气,说:

这不是爱情。

我不以为然,应付道:那是什么。

他低着头,说:

我不是要娶她,我只想好好抱抱她。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朋友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我扶着他,艰难地走回去。一路上,他边吐,嘴里边念着“再没有,再没有”。我忽然想到了张君宝,13岁时他初遇16岁的郭襄,从此一生心未变过。直到百年过去了,足够张君宝成为张三丰,足够改朝换代,莺儿燕子俱黄土,他还是没能放下当时那个明慧潇洒的笑容。

到了他家,我替他开门。一个挂饰在他的钥匙圈上明晃晃地摇着,是公主的迷你人像,几年前夏巡时,他托我买的。背面透明的地方,他用黑色马克笔歪歪扭扭地写着,“一生ひめ推し”。他是不会日文的,对于假名,只是一笔一笔地照着描画。

我把他送进家,目送着他消失在漫无止尽的黑色里。我回忆着他说的那句话,“她要走了,再没有人和我说话了”,觉得眼眶发酸,心里不是滋味。


中元日芽香要走了,朋友想她,思念如顽疾,对于我,对于其他爱着她的人,概莫如是。

以前我写公主:

刚认识小公主的时候,她是15岁的少女,眼里童性满溢,说话的奶声奶气总能触及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她像是刚出水的芙蓉,头发上都还沾着清澈的池水,不带着一点人世间的污浊,该叫仙女嘛,叫什么公主。我有时会想,她唱歌这么好,以后能当歌手吧,然后摇了摇头,不不不,这么可爱,当演员应该也很吃香。14岁的我遥想着15岁的她,像是在银河里游泳,抓住一颗星,就是未来无限的可能,就像所有孩子都会思考个半宿,以后是念清华好呢还是北大好呢,然后在剩下的半个夜晚,不断头疼。

公主好看,和别人不一样的好看。世人说白石好看,外表秀雅,骨子里却通俗,举措似仙,又带着点烟火人间气。她像嫦娥,白如玉,广寒宫茕茕清影不如她一般美,但要知道那嫦娥原名姮娥,也不过是一介寻常妇女。对于白石,是雅俗共赏。世人也说七濑好看,我以前写她,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尽在不言中。她仅凭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你纵有一身皮肉,只能听她摆布。七濑,酥,酥到骨头里。与田祐希和她像,不过年龄差点,但却更媚,奇妙极了。

公主的眼睛好看,能说话,水润,眨起来,空灵婉转,似山间林溪潺潺。。酒窝好看,笑着的样子没有不动人的。脸也好看,早些时候的公主,脸型流畅浑成,带点肉感,十分可爱,现在的她,稍胖了点,显得成熟了点。

但也好看。

我提过,世上的天才们。公主两种都算,但两种都不太像。像是郑板桥的那首“咏雪”,前几句不过是普通对仗,可最后的一句“飞入梅花总不见”,完成了升华。公主自小是便天资勃发的天才,但焕发光彩是很后面的事了。天才大多命运多舛,除了波折,还要有坎坷,悲欢离合,一个不少。

公主从小习舞,四年级的时候,进入了偶像学校学习歌舞,到了中学一年级那会儿,为了升学考试打算从偶像学校退学,而老师挽留了她,后来她加入了“SPL∞ASH”,正式成为了一名偶像,再后来,就是乃木坂的甄选了。

公主从小就是偶像,即便她从一开始就拿播音员作为目标,她那些歌舞水平,专业技艺,都是实打实的。

我以前担心过:

小公主是从偶像学校里出来的,也就是所谓的训练有素的偶像。歌声是训练过的,舞蹈是训练过的,甚至连笑容小公主都可能在大大的落地镜前练习了无数遍。我有时候会想,这样是真实的人吗,或者说,我喜欢的是一具面具吗。她会不会被“偶像”这两个字铐住手脚,举步维艰呢。

公主擅长歌舞,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有时候擅长的东西,不一定是能做得久的。除了那些万中无一,惊艳才绝的人,大部分人留在某一行,靠的都是惊人的耐性。有些热爱的事,隔个几天,偶然尝一次,觉得很是滋味,但若是发展成了职业,曾经炽如火的热情总会因琐碎世事消磨殆尽的,这点,行内人一定明白些。

而那些被磋磨后,还留在那儿的人,真的是无与伦比。

公主在乃木坂当偶像,是第6年,算上小时候的学校经历,是第11年。

所以,中元日芽香真的很勇敢,很厉害。

偶像还和平常的歌手,舞者不太一样。光靠着歌喉,舞姿,不一定能出名,天时地利,甚至是运气,都得靠上一点,因此为什么天才偶像大都成熟的晚,除了练那些内功心法,打通任督二脉,解锁奇经八脉之外,还要等待,忍耐,寻找自己。

公主也有段时间,迷失了自己。她把自己打造得完美,讲话甜美标致,打扮青春秀丽。但世事无常,偶像这种事,不是只要把自己打磨好了,就能有回报的。

我前段日子写:

她们不会懂,为什么自己要被囚在没有色彩的舞蹈房,反复练习没有油盐调味的曲子。

她们也不会懂,为什么自己不能有惊鸿一瞥般的一见钟情,只能对着落地窗摆弄笑脸。

她们更不会懂,凭什么自己付出了努力和汗水,一天睡不了几小时,身体状况几乎一败涂地,选拔发表却永远叫不到自己的名字。

每个年纪都有自己的见识和阅历,当下不懂的,等过了少年气盛的年岁,总能懂的。

在东蛋的舞台上,她们看到的,是4万6千簇紫色,是她们经历过的所有蒙昧,曲折,是受伤打滚的泥泞小路,是最凄美坎坷的旅程。

少女们年幼的时候,也会满心欢喜地期待着自己的人生,或许是一个跌宕传奇的公主故事,或许是一个破镜重圆的古典童话,她们也迷惘,失败,自暴自弃到砸烂所有东西,但她们总会懂的,只是还没到时候。大人搪塞小孩,待你长大后自会明白,像是张无忌在冰火岛被逼着背了两年口诀,谢逊同他说,将来你会懂。

后来想,我觉得我就是在放屁,只说了不着边际的好话。

你让公主怎么懂得了。

前六单,她在选拔之外。

7单,第三排。

接着的八单,选拔之外。

15,16单,三排。

再着便是休业和毕业。

她当了整整四回的Under Center,为了专心乃木坂的事,甚至连大学都放弃了,哪怕她是这么聪明的一个女孩。

我总觉得神会对公主好一点,但神从不善良,世界也从不美丽,不会因为她明眸善睐,清丽温厚,无私,踏实,质朴,努力,就对你好上一点,哪怕是只是一点。

我的朋友是个需要被拯救的人,但世上所有人都需要被拯救,公主做了拯救别人的事,但她总忘了,自己也是需要被拯救的中的一个。

她从前憧憬双马尾的偶像,觉得这是好的,便一个劲地绑双马尾,后来迷惘地失去了方向,幸好绘梨花出现了,告诉她,做“小公主”纵然很好,但做“中元日芽香”也是一种选择,因此她从双马尾毕业,不再像长门赋里写的那样抑郁寡欢,因此我也敬佩她,纵是全世界皆负她,她也从未负过世人。

人大多是这样的,厚古薄今,念着旧的,排斥着新来的。他们说,以前,偶像们争选拔,朝避猛虎,夕避长蛇,争得磨牙吮血,凭什么你们一来,便能过的那么舒服?殊不知,在旧人还年轻着时,世人也是这么看她们的。

他们希望少女们永远一成不变,像是家乡,永远绿水青山,依依炊烟。

但万物皆流,一切都变了。

公主变了吗,外表,身高,变了几乎一大半,但她骨子里还是那个坚强勇敢的中元日芽香,这是永远不会变的。

公主在选拔外的地方待了太久了,之后又休养了好一会儿,似乎离开人们视线快有一百年了,但她始终站在这里。

你要知道,她还站在这里,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时间倒回到过去,1996的4月13日,还稍凉的春末,中元家迎来了第二名女孩儿,年轻的父母给她取名为“日芽香”,希望她能像太阳一样温暖,同樱花花瓣的新芽般鲜嫩,传递给世人樱花散在风中的香气。

这些美好圣洁的祈愿,中元日芽香,在20年后,全部都真真切切地做到了。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5810.html
喜欢 (3)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条精彩评论。
  1. 当你意识到生命有多宝贵的时候,你就会特别特别惜命,但惜命的最好方法不是养生,而是折腾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淋漓尽致的燃烧透了…… ——方励
    书生2016年-05月-15日发表回复| Google Chrome 48.0.2564.82| Windows 7 x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