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时尚与环保

纳文 书生 895℃ 已收录 0评论

大概三年前,我在一个很鸡尾的酒会上碰到一个戴着怪帽子的女人。“我是环保主义者,”她自我介绍道。

“但是你那么时尚,”我有点不礼貌地说,“因为我心目中的环保主义者都穿得不那么鸡尾,而是很嬉皮。”

“那你是做什么的?”她问我。

“我是做时尚类杂志的。”我回答道。

哈哈,她的笑声像一串铃铛,不仅响亮而且还有回声。“看你的衣服,我还以为你是环保主义者呢!”

“Touche!”我说。这是在击剑中被对方刺到的时候说的,和两个逗贫嘴的人过招时说“一比一”是一回事情。

就这样我和这个叫Monik的加州疯女人、造型师、环保主义者、全素人(vegan)、模特、交际花做了朋友。

Monik真的很环保,她每天早上起来接一盆水,先用一个杯子舀一杯出来刷牙用。然后再用盆里的水洗脸。“这样节约水。”

“我小时候住校时也是这样的,”我说。“我们都拿着脸盆去水房接水,冬天还要倒点暖壶里面的热水在脸盆里。”

“那现在呢?” Monik问我。

“现在我和大家一样,打开水龙头,对好水温,不再用脸盆了。”我说,“不瞒你说,Linda, 你这洗脸方式我还是二十年来第一次看到。”

“那就是说,你小时候还是有教养的,”Linda说,“后来生活富有了你才养成浪费的坏毛病。”

“是的。”我只好承认。

“那你就应该过穷日子,你没穷够。” Monik非常尖刻地说。

Monik吃东西是很严格的vegan,就是任何动物的东西都不能吃——包括牛奶、鸡蛋都不能吃,连黄油也不行,更不要说肉了。用她的话说,她是超级素食者。我不是,为了减肥,我能够吃几顿沙拉已经非常不容易。所以那天,我当着Monik大口大口地吃着牛排。

“亲爱的,”她说,“难道你听不见那头可怜的小牛的哭声吗?”

“我不能让它白死啊,”我说,“它至少让我感到美味。”

“残酷、野蛮!”她恶狠狠地说。

我们是在旧金山一个非常时髦的法国餐厅吃饭,这里是导演克帕拉的地盘,Monik的老公是克导的制片公司经理,餐厅老板据说是克导的老情人。在那里就餐的人都很“in”,是那种和好莱坞商业大片抗衡的知识分子电影人,穿Prada,不穿Versace;穿Armani,但是坚决不打领带。他们干事情都是右撇子,但是想事情都是左撇子,都信佛,但是从来不念经。老想和中国有点关系,但是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说起中国就骂骂咧咧。

Monik当然也很时髦,穿的是这季最流行的Prada印花A字型的裙子,上身是一件二手黄白格子泡泡纱短袖衬衫,造型正式Prada S/S2008领头的那种无厘头搭配方式。

“vegan是不能穿皮衣服的,Monik” 我向她指出。

“当然,”她说,“我们也不穿毛的。你看我的裙子是混纺的,衣服是棉的,而且二手,我又节约了一些能源!”她得意地说。“世界因为我会更加好一点!”

“你能改变世界,Monik。” 我终于逗不过她了。

“谢谢你,亲爱的,”她抓住我的脸,狠狠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就在她让我低头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她居然穿着一双Armani的牛皮鞋!

“哈!”我把我的头从她嘴边撤回来,“你穿皮鞋啦!”

“呕,亲爱的,我表现那么好,这是我唯一的缺点啊!”她沮丧地说,“我和Sex and City里面的Carrie一样,看见漂亮鞋是走不动路的。”

“那你就没有听见那只可怜的小牛被扒了皮时候的嘶喊嘛?”我问她。

“Oh, Stop! Stop!” 她求道,”“我真的要哭了,但是亲爱的,好歹也是Armani要它的皮啊!”她真的有点眼泪汪汪了,“如果Armani要我的皮,我肯定给他。但是我打了太多的botox,他不会要我的皮的。”

每次去加州,都要跟Monik逗一回贫嘴。但是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充满矛盾的时尚环保分子,最近她尤其高兴,她说好多她喜欢的设计师都开始选用环保面料,这样她就不用在时尚和环保之间做任何选择了。

“只有当时尚和环保一致,我才能睡好觉!上帝!”她冲着蔚蓝色的天空大叫道。“当然,还是要在两片安眠药以后,亲爱的。”她低头小声地跟我说。

来源:洪晃找乐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4898.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