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IE及其他老旧版本的浏览器访问本站有些图片无法显示,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上浏览本站。

极权思想现代化演变的肇始

纳文 书生 1144℃ 已收录 0评论

走向历史的向度

黑格尔把世界的根本存在称为“世界精神”,设想其应在人类精神中得到最终实现。根据黑格尔的理解,绝对首先在其自身内在的观念的直觉性中假设自己,然后在时间和空间的有限世界的特殊性中通过表达自己来否定这种最初的状态,最终通过“否定之否定”,在其无限的本质中发现自己。心灵由此克服与世界的疏离,这个世界就是心灵构造的世界。因此,认知活动是从客体与主体相分离的观念,到绝对的认识而展开的,在这种绝对的认识中,认知者和所知成为一体。

在黑格尔的概念里,世界精神在空间中作为自然,在时间中作为历史而表现自我,因而自然与历史毫无疑问是不断进步的。

既然历史的发展是符合绝对理性的精神的,现实也是符合理性精神的,那么显然现实 的国家,无论其政治制度如何,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黑格尔的这种辩证哲学是对统治者肆无忌惮的迎合,开启了思想史上极其危险的先河。

黑格尔的哲学把一切历史形式的暂时性编织成进步理性的整个世界历史联系之网。

                                                                             ——马尔库塞

在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推理下,普鲁士的君主制代表了一切宪制的最高水平,在这种专制体制下,自由达到了顶峰。黑格尔的哲学满足了普鲁士皇帝的一切需要,哲学和权力走到了一起,他因而也就成为了哲学界的独裁者。

哲学被误用了,国家方面把它当作工具,其他方面把它作为获利的手段……谁实际上还会相信,真理会像副产品一样出现呢?

                                                                                ——叔本华

历史的民族主义

黑格尔处在一个世界性的民族主义构建浪潮的前期,在这方面,欧洲国家走在世界的前列。中世纪后,欧洲国家逐渐由主权在神向主权在君转变,在马基雅维利这些人的推动下,由君主实施中央集权的民族国家逐渐成为主流。宗教战争被王朝战争和贸易战争取代,教权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开始向政权进行让渡。

因为号称“国民的政体”或“国家”的这个庞然大物“利维坦”是用艺术造成的,它只是一个“人造的人”。

                                                                  ——托马斯·霍布斯

民族主义的发展为欧洲带来了分裂,法国历史学家克洛德·戴尔玛认为,分裂是欧洲近代历史的标志,欧洲分裂的深化开始于法国大革命带来的欧洲民族主义浪潮。

普鲁士早期的民族主义是作为一种反抗拿破仑侵略的本能出现的。作为一种隐含自由和平等追求的民族主义,是被压迫成员的共同体体验,它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基督教,也冲淡了成员与王权之间的信任与忠诚。

民族主义是随着正统基督教的衰落而兴起的,它以信仰其自身的神秘体验取代了后者。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

这样的民族主义对国王来说,也是一种危险的思想。德皇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用黑格尔和他的哲学来制服民族主义,黑格尔做到了。

黑格尔用国家崇拜和历史崇拜,取代了民族主义中自由的成分,提出了一种新的民族主义的理论,即民族的历史理论——民族是由活跃在历史中的精神(共同的敌人和在战斗中建立的兄弟情谊)连接在一起的。

黑格尔将人类历史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东方的,希腊的,罗马的,日耳曼的。他认为,最具世界精神的民族理应处于统治地位,而世界精神在日耳曼民族身上体现的最为彻底。黑格尔相信,一个民族代替另一个民族取得统治地位是通过战争实现的。他赋予战争崇高的意义,认为战争可以防止一个民族由于长久的和平和闭关自守而堕落腐化,从而保存“各国民族的伦理健康”。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2731.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