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永恒的蛇精:母亲·情人·黑暗,三位一体

真性情 书生 1052℃ 已收录 0评论

仁厚黑暗的地母啊

自称”女王大人“的蛇精在经典国产动画片《葫芦兄弟》中可谓十足的女强人,除了拥有制服对手的法术和道具,她还有迷惑七娃的母爱。蛇精的母爱可能虚伪,但蛇在人类文明中确确实实地承担过母神的象征。

在东方符号系统中,地龙为蛇,是远古大母神的象征。在东方的神话系统中,孕育人类文明的始祖多以人面蛇神的形象出现,如伏羲、女娲、神农、烛龙等等。而蛇本身也具有阴性地母的一切特质,它紧贴地面、多产、春天苏醒,周期蜕皮,是重生与繁衍的具象载体。人类学家金芭塔斯(Marija Gimbutas)在《活着的女神》中认为奥林匹亚之前的赫尔墨斯神所携带的蛇杖是阳具象征(棍子)与蛇的合体,用来唤醒万物、刺激植物生长和动物多产。蛇细长柔软的体态也与女性的生殖功能发生联想。《红楼梦》中赵姨娘说孩子“我肠子里爬出来的”——这种说法一方面可能由于古人缺乏解剖学知识,将肠与阴道混淆,也可能有可能出于对生殖器官的忌讳——与具有生育功能的”肠“形态相似的蛇进一步与繁衍产生紧密的联系。

而地母的形象并非完全是正面,大地之母孕育一切,同时也吞噬一切,坟墓深藏于地下,死去的人成为大地母亲子宫中包裹的新的胎儿,与坟墓等同的大地散发出晦暗的温暖。除了土地本身,与蛇一样,月亮、潮汐、多子的蟹、蛙等具有阴性特质并时常用于象征与形容女性的存在都兼具恐怖的特质。

蛇精的恐怖来源于她自由游走于柔媚与恐怖之间的女性气质,即心理学家弗洛姆认为女性具有正负两面性。不仅仅是蛇精,这种两面性是所有女性的共同点,女性并能够在不同场合呈现出不同的面貌。弗洛姆还认为,当女性的形象与性产生联系,就会引起男性的恐惧。

永恒的蛇精

然而,四娃看上去并没有感到恐惧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则认为只有那些“带阳具的母亲”,即具有强势主导地位的女性,才能引起这种恐惧。《葫芦兄弟》中的蛇精主导了整个故事的发展(故事也以她的失败结束),蛇精与葫芦娃们纠缠不休,在于她炼制丹药的诉求。葫芦娃(男性)被(女性)蛇精(以丹药的形式)吞噬,着种引起本能阉割恐惧的暗示足以引起男性本能的恐惧。

可即使这样令人恐惧的女性形象也是有伴侣的——虽然《葫芦兄弟》里蛇精的伴侣蝎子精作用和龙王身边的虾兵蟹将一样,基本等同于龙套。作为一个男(雄)性角色,蝎子精为什么还和蛇精谈恋爱?

永恒的蛇精

危险的情人

恐惧”带阳具“的强势女性并不代表这类女性被排除在恋爱对象之外,相反这种风情万种的大姐头的形象因其妖娆的风情与强藏的禁忌与危险而显得极具诱惑。何况,和蛇精谈恋爱,蝎子精并不是孤例,反而是古今中外的普遍现象。

安贞与清姬

公元920年,道成寺建成后的第230年发生了一起真实的血案,一位贵族小姐对僧人产生了爱恋之情,求爱不成,转而生恨,杀掉了道成寺里的一位僧人。东瀛寸土,神佛满天,夜行百鬼中多出的蛇妖清姬便从这座寺院里的浴血而生。清姬小姐搭救了英俊的僧人安贞并爱上了他,为了留住安贞,清姬以色相百般诱惑,但肉欲的力量终究没能战胜信仰,安贞为了摆脱清姬继续求佛假装答应留在清姬身边,雨露未干时人却早已逃之夭夭。清姬发觉后因爱生恨,愤而投江,化为青色巨蟒蟒,追至安贞藏身的道成寺。寺中僧人为避祸害将安贞藏于寺中大钟下,蛇身的清姬缠绕钟上口喷烈焰玉石俱焚。

永恒的蛇精

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藏描述道成寺故事的绘画

清姬为情爱所迷,执迷不悔,从江户时期起就不断在能剧中一遍遍地烧死情郎,直到1960年若尾文子和市川雷藏出演电影《安贞与清姬》,为爱疯魔的清姬才放过了弃她而去的僧人,满腔怒火象征性地烧了道成寺那口大钟,安贞无恙,清姬法力尽失去,肉体成为河滩上一具冰冷而美丽的女尸主,以死启迪僧人安贞之后的修行。影片最后是僧人安贞抱着清姬的尸体转身离去,山间羊肠小路蜿蜒曲折,一声尺八,无限悲凉。

永恒的蛇精

日本女星若尾文子为此贡献率演艺生涯中的唯一一次露点演出

白蛇传

《白蛇传》的故事最早出现冯梦龙编著的《醒世通言》《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一篇,本就是一则经过文学化梳理的民间故事。

南宋之后,蛇精的故事逐渐增多。《净慈寺志》中记载有宋代该寺附近山上蛇精出没、幻化成美女形态残害路人的故事。《清平山堂话》中的《西湖三塔记》中也讲了一个蛇精的故事:话说南宋临安书生奚宣赞游西湖时搭救了一个姑娘,二人结为夫妇,同宿半月后书生的叔叔以道法识破姑娘和她家人的真面目,姑娘本是鸡妖,姑娘的母亲是蛇精,姑娘的祖母是水獭精,三座塔就是用来镇压她们的。

这则听上去像是依托神话的老娘舅故事据传就是《白蛇传》的基础,与净慈寺”山下的女人是毒蛇,见了一定要躲开“的故事相结合,白素贞、许仙和法海三人的恩怨纠葛就已经很明显了。

永恒的蛇精

啊啊啊,啊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呐~

摩登伽女

无论是日式火烧还是中式水淹,不难发现蛇精故事总是围绕着佛门清净地发生。而在印度佛教中,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

相传大法会后,佛陀带领众弟子接受王的供养,大弟子阿难掉队,路上口渴难忍,求正在扫街的摩登伽女施舍一钵水。

摩登伽是古印度旃陀罗族贱民种姓,以“拂市”为业,即今天的环卫工人,族中少女泊吉蒂(Prakrti)因其故事被后世称为摩登伽女,后又被引申为有志、骄逸、恶作业。她的故事中《楞严经》卷一、大正藏第十四卷《佛说摩登女经》都有记载。摩登伽女身份低微,按制度是不能和其他三种种姓的人接触的,自然也不能直接交付水和饭食,因而对阿难的要求犹豫不决,怎奈阿难一再要求,摩登伽女才破例救济阿难。

作为佛陀的大弟子,阿难只比有三十二相的佛陀少了两相,佛法甚高,又是一位正派美少年,摩登伽女为之心动,茶饭不思,其母为救女儿而施法术迷住阿难,《楞严经》卷一云:“摩登伽女,以娑毗迦罗先梵天咒摄入淫席。淫躬抚摩,将毁戒体。如来知彼淫术所加,斋毕旋归。王及大臣、长者居士,俱来随佛,愿闻法要。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光中出生千叶宝莲,有佛化身,结跏趺坐,宣说神咒。”阿难离去后,摩登伽女落发修行,一日顿悟冲破执念,落地成佛。

永恒的蛇精

徐克电影《青蛇》剧照

比起《白蛇传》,徐克电影《青蛇》与佛教故事距离更近。电影插曲的《莫呼洛迦》副歌部分不断重复的”莫呼洛迦“是蛇中之王,亦可呼为地龙,是为天龙八部中的第八者。莫呼洛迦,是梵文mahoraga的音译。,梵文中maha为大,uraga为龙蛇,也做大蟒神讲。大蟒神并不是秩序的维护者,《维摩经略疏》卷二记:(大蟒神)毁戒邪谄,多嗔少施,贪嗜酒肉,戒缓堕鬼神,多嗔虫入其身而唼食之。被欲望点燃的清姬化为蛇身,被赋予了破坏的力量。蛇精形象中的不安、欲望与平破坏的力量便脱胎于莫呼洛迦的形象。

来自黑暗的诱惑

三岛由纪夫在谈及谷崎润一郎塑造女性形象时说:当母亲纯洁的爱与性欲相混淆时,她立刻改头换面,变成一个典型的谷崎润一郎的女人,她美丽的身子潜藏着一个黑暗、残暴、罪恶的东西,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就会看到,那不是女人生来具有的特别的罪恶,而是男人期望的一种罪恶,它反映了男性的欲望。

按波伏娃《第二性》中的观点,女性是被社会塑造出的性别,是男性欲望的反映,就这一层面而言,女性是男性欲望的载体,是任人耕种的大地,一旦地母蠢蠢欲动成为行动欲望的发出着,便会潜藏危险。

而挑战危险、战胜恐惧、破除禁忌对于每一个男孩成长路上都渴望尝试的事情。如果这种充满暗喻的挑战在当年的《葫芦兄弟》中表现得尚不明显,那么在《十万个冷笑话》中就很直白了。

永恒的蛇精

在《十万个冷笑话》中见到帅哥根本把持不住的蛇精”女王大人“在错失把葫芦娃炼成丹药的最佳时机后索性和七个葫芦娃合体后的加强版本孕育下一代。

而这个隐喻的现实版本是:几乎所有的直男都梦想着一个锥子脸、大眼睛、大胸、细腰、时髦、妖娆、嘴甜、能力强的姑娘。呀,这样的姑娘好生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永恒的蛇精

参考文献:

【美】金芭塔斯:《活着的女神》,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yinaw.com/2314.html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