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工会、职权、午休:中资在美设厂的多重教训

纳文 书生 1005℃ 已收录 0评论
国内工人的对待各种猪狗不如,这些中企也是该去跪舔一下外国的ass hole了
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Golden Dragon Precise Copper Tube Group Inc., 简称:金龙集团)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取悦其美国员工。这家中资公司大约两年前在派恩希尔这个乡村小镇开设了一家工厂,生产用于空调机的金属管。

金龙集团在美国的首家工厂GD Copper造价1.2亿美元,然而,该公司与美国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存在。
金龙集团的这家工厂名为GD Copper,该工厂造价1.2亿美元,为亚拉巴马州威尔科克斯县创造了大约290个就业岗位。威尔科克斯县是美国十几个最贫困县之一。该公司每年都举办野餐会,招待员工家属,并在感恩节向每位员工赠送一只火鸡。该工厂张贴的一条横幅标语写道:“精品意识藏在心中,规范操作见行动”(You are GD Copper; GD Copper is you; You control OUR future)。
然而,该公司与美国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部分源自文化方面的误解)持续存在,这给越来越多在美国进行并购或建立新厂的中资企业敲响了警钟。
2014年,GD Copper员工以微弱多数通过了设立工会的决定。工会正敦促该公司提高薪资;目前该公司支付的起薪为11美元/小时。员工们声称,某些操作不安全,比如一些危险机械的保护措施不足。这一指控导致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U.S.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对GD Copper处以38,700美元罚款。
GD Copper的管理人士表示,已经改进了安全措施。
为弥合文化裂痕,该公司于2014年聘请KC Pang担任人力资源与公关部门主管。现年61岁的Pang是在马来西亚出生的华人,35年前移民美国,曾任大学教授和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高管。
GD Copper的一些员工说,美国人在这家工厂并没有多大职权。金龙集团依靠大约70名通过签证进入美国的中国员工来帮助运营工厂,这些人被称作顾问。该公司将中国员工安置在10间预制房屋内,有一位中国厨师给他们做饭。
GD Copper称,在这里的中国员工部分职责是培训和翻译。Pang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逐步培养美国员工承担起工厂管理工作。
GD Copper的总裁是一位中国人,至少还有两位部门主管也是中国人。来自其他工厂的资深经理Phillip Sherrill曾任GD Copper生产和维护部门主管,他在GD Copper任职约19个月后于去年11月离职。目前一名中国人接管了Sherrill的工作。GD Copper和Sherrill对他的离职均未予置评。
GD Copper厂内悬挂的部分标语含有警示口吻。其中一条是:“一次质量问题抹杀过去所有成绩”(One Quality escape erases All the good you have done in the past)。
20世纪80年代,很多美国企业进军中国的征程遇挫。一些公司与当地合作伙伴存在矛盾,另一些企业尝试销售的产品并不符合中国消费需求。眼下,中国企业正设法寻找在美国运营的方法。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称,去年中资企业在美国进行并购和创建新厂的总支出达到创纪录的157亿美元,较2014年增加32%。这与日本企业进军美国市场的情况类似,但具有中国特色。
咨询公司科尔尼公司(A.T. Kearney)的合伙人Patrick Van den Bossche称,进军美国市场的日本企业带来了完善的工作流程,并让美国员工学会遵守这些流程;而相比之下,进军美国的中国企业更多是在摸索中开展工作,而且也更愿意向美国人学习。
美国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为GD Copper提供了支持,其中包括拨款2,000万美元用于支付资本开支、免费使用土地、提供员工培训费用和税收优惠。
对薪酬不满以及难以和中国老板沟通的GD Copper员工曾在工厂开工几个月后发起了一场要求组建工会的运动,此举当时令这家中资公司吃惊不已。整体而言,美国南部地区工人参加工会的比例较低,但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代表GD Copper厂址附近造纸厂工人的利益,而且GD Copper的员工与该工会结成了同盟。
亚拉巴马州州长本特利(Robert Bentley)致信GD Copper的员工,敦促他们拒绝成立工会,原因是此举可能吓退其他企业。但在2014年11月,GD Copper工人以75比74的投票结果同意成立工会。GD Copper向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局(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提起上诉,要求重新投票,理由是该工会组织者曾使用恐吓手段。
到2015年年中,金龙集团撤消了上诉,并同意与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进行谈判。参与了这次工会行动的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管理人士弗利波(Daniel Flippo)表示,他预计很快会达成协议。
Pang目前与弗利波关系密切。弗利波一开始记不住Pang的名字,开玩笑地把他称作P.F. Chang,这是一家名叫“华馆”的连锁中餐厅。
Pang说,GD Copper起先并没有在安全保护、理解外国文化等领域给予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足够的培训。
一些美国员工认为中国的培训者不信任他们。曾在该厂工作直至2015年初的一位美国雇员说,大家都是独立的人,但中国人什么都要管。
Pang说,培训者们一直在努力向员工传授如何完成任务,但交流不够充分。其中一个问题是,公司请来担当翻译的一些中国人英语能力有限。
Pang未就金龙集团是否同意加薪发表看法。他说,公司正在考虑各种选项,包括如何提高质量及生产率。他还说,应当尊重员工,比起加薪,员工更看重这一点。
并不是所有员工都得到了安抚。谈判委员会成员皮肯斯(Tanya Pickens)说,她觉得没什么改变。她还表示,美国工人若出现安全失误,会比中国员工受到更严厉的处罚,而且午餐休息时间也短于中国员工。
Pang则表示,全体领薪员工都享有一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并不只是中国员工;计时工午休时间为半小时。他说,公司对所有雇员都一视同仁。
James R. Hagerty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yinaw.com/1386.html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