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IE及其他老旧版本的浏览器访问本站有些图片无法显示,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上浏览本站。

不忠

纳文 书生 2208℃ 已收录 0评论

作者/李诞

情人:“又是非走不可呗?”

丈夫:“嗯。”

情人:“那路上注意安全。”

丈夫:“嗯。”

他们维持这样的关系已经两年,每晚九点,最晚不超过十点,丈夫就要离开,回到妻子那里去。

两人是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他结了婚,她有男朋友,那天大家喝了很多酒。简单说就是这样。

他坐下就盯着她看,旁边有认识的朋友起哄,都知道他不老实,喜欢耍嘴,占些拉拉手的便宜。过的是什么瘾,朋友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很多朋友也这样。

那天酒局换了几处,下午四点开喝,由头忘了,好像就是他心情不好,拉了朋友陪,朋友们表示下午四点喝酒算是全新体验,招呼了一圈,就有了新朋友来,其中就有她。

他平时是张冷脸,喝过两杯换笑脸,那天她进来,刚喝了一杯,倒也没换笑脸,是换了眼神,按现场身边朋友的说法是,“我操我操,你们看,这傻逼眼睛里全是对生命的渴望啊哈哈哈哈。”

喝到六点,要去另外的地方,包括她,有两人都是开车来的,怎么开走呢,她说,“我叫我男朋友过来吧,他一直嚷嚷着要来。”

丈夫就不高兴,“不好吧,别让人家来了,来了我怕他心情不好。”

大家哄笑一阵,当然还是来了,来了丈夫也是醉醺醺跟人家握手,致谢,说不好意思麻烦你。

说是这么说,换到第二家坐下,嘴上是收敛了,渴求生命的眼神没退。

中途上厕所。

朋友:“你差不多行了,人家男朋友谈一年多了奔着结婚去的,都跟咱们似的啊?”

丈夫:“没不让他们奔着结婚去啊。”

朋友笑,“一会儿挨打我不管你啊。”

丈夫:“不会不会,我就是瞎浪,我还能怎么着,我这么怕疼的人。”

要真是瞎浪,肯定要嘴硬,要吹,要浪到底,心里真活动了,嘴上才要否认,朋友听完是这么想,后来的事也是这么发生。

没过多久,她就分了手,成了他的情人。他还是丈夫。

丈夫有一大堆经得起推敲的理由,她则简单得多,她有点喜欢他,同时恰好跟男朋友不再那么喜欢。这种事总是很容易恰好。

“你别觉得怎么回事,不是冲你,你也不用跑。”她告诉他自己分了手,然后说了这样的话。

丈夫:“不跑。”

又说,“真分手啊,你男朋友其实人不错。”

情人:“出息吧你,你怕我赖上你啊?”

丈夫:“我是怕你后悔。”

情人:“那也不关你事。”

他们的交流大体是这样,嘴上他贱一点,她横一点。见了面,还是他贱一点,她横一点。只是情人心里知道,关系里,是她贱一点,他横一点。

因为每晚九点,最晚不超过十点,丈夫就要离开,回到妻子那里去。

开始时她根本不介意,两人甚至没为这件事解释过,自有默契。他从床上爬起来,穿穿衣服,开两句玩笑,亲亲她,就走了。她会送他到门口,回家的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给她打电话。

丈夫:“满意吗今天。”

情人:“你不是问了吗?”

丈夫:“那是刚结束,不客观,你现在再回头体会一下。”

情人稍一停顿,他就赶紧追一句,“你是不是正在体会。”

情人:“滚。”

快到家他会挂掉电话,她会去泡个澡,看看他吃饭时提到的电影。

最开始他们见面算是频繁,不一定非得晚上。有时是中午吃饭,有时是下午看电影,有时是她拉着他逛街,虽然坚持不要,他还是会帮她买衣服。

有时她觉得真挺像谈恋爱的,如果不是每晚他都要回家。

有时她觉得不能这么想,这么想最后难受的是自己。

他对她很好,会给她做饭,会准备礼物,不只是在节庆,也不只是贵,是费了心血的。

可他会突然吃饭时不讲话,问他,还是笑,说,“心情烦躁,我闭会儿嘴,你也清净。”

笑里面是冷淡。

她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朋友说,这人今天发情了,平时是个冷脸。

她也才意识到,她之前没怎么见过他平时的样子,相处久了,相处就成了平时。

可他没有跟她分开的意思,有空就来找她,他还有多少情人,她不知道,也不问。她也会找其他男人,偶尔也会带回家,只是跟他在一起的这两年,确实没谈过其他恋爱。

在一起七八个月的时候他消失了几天,微信不回手机不接,她心里想,可能就是这么结束了,自己也早知道,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吗?跟这么一个烂人。

后来是他自己跑来的,喝多了,倒在她床上。她想赶他出去,终究是没忍心。

她还笑他,“你可以,喝酒时间越来越早了。”

他没答话,他们一起睡觉,她叫了外卖,他们再睡觉,到了九点,他没提走的事,她也没提。到了十点,他爬起来穿衣服,亲亲她,没讲笑话。

她:“又是非走不可呗?”

他:“嗯。”

她:“那路上注意安全。”

他:“嗯。”

走到门口,她说,“你什么时候能不走?”

他站住看她,脸越发冷。她后悔问这问题,比起真的渴望他不走,这问题更像是没话找话。

他:“不知道。”

好在他给了回答,她赶紧换上轻蔑的脸,赶紧笑,“你就没知道过,走吧,下次来打个电话,别看着什么不该看的。”

他:“嗯。”

那天他没开车,在路上也没给她打电话,只是很晚她收到一条微信,“我真的很喜欢你。”

她回了一个“我也是”。并没有仔细思考。

那天之后的一段时间他还是常常喝醉了就来,不打电话,她都疑心他是不是故意想碰上什么。

有时他喝多了开车。她不叫他开,他还生气。

丈夫:“我开车怎么了,我不开谁开,叫你男朋友来开啊?”

她想起之前问他为什么那么爱喝酒,他嬉皮笑脸地说,“医生的说法是,我有自毁倾向。”

她:“你还看过医生啊?”

他:“没啊,但是医生会这么说的。”

她现在想想,觉得他是对的,医生也是。

她也懒得管他,由他开车回他妻子那里去,她要承认,她是这么想过的:他死了,其实关我什么事?

不过当晚她还是会发微信问他,“傻逼你到家了吗?”

丈夫回,“到了,早睡。”

那段时间,他们之间不再只是情人间只有开心,多了互相攻击,攻击之后和好,赶走之后装作没事发生,总之,他们越来越像夫妻。

她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他给了建议,“你再找个情人呗,就好了。”

她心想,这人像一种毒品,传染病,在他身边对自己不好。

又想起自己有过的那些短暂约会,不知该怪他,还是自己本身也是一样的人。

是不是也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喜欢他。

时间久了他不正常的次数少了,来她家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有时整周都在,只是她家里从来没有他的洗漱用品,因为他每晚都要回家。

她躺床上开玩笑,说你真不打算离婚吗?

他这次倒没给一大堆经得起推敲的理由,只是笑,“离不了了。”

她也懒得问,也想,他真离了,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是不是好事?

在一起两年多,有天下午四点朋友打给她,问要不要一起喝酒,还在那次见面那个酒吧。

朋友:“咱们都喝得特多,那谁一晚上都看你那次。他又想喝酒,你来不来?”

他们俩在一起的事没告诉过谁,保密虽无必要却好像是做情人的本分。

他们进来,坐下,喝酒,大家开开玩笑,只是气氛一直没有放开,朋友们会像成年人一样叹气,举起杯像成年人一样说话,“来吧,过去了就过去了,这样挺好的。”

都特意跟他碰杯,他也碰,也笑,“挺好的挺好的。”

她不明白怎么回事,她还是像上次一样坐他对面,看他,他也没解答。

去厕所时她堵住那个朋友,问了,朋友告诉她,“哎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俩挺好的……他老婆去年死了,心脏病。”

她没说话。

朋友:“你真不知道吗?我以为你俩……他发了一阵疯,现在好了,你看又跟以前一样了。这人啊,就是嘴炮,以前有老婆天天出来玩儿,现在老婆没了,也没找新的,我们叫了几次,都不出来,说每天都要回家。今儿是头一回主动。”

她走回桌前。跟朋友换了座位,坐到他身边,看着他。

酒吧里音乐正好盖得住足够小的声音。

情人小声问,“今晚你还回家吗?”

丈夫:“他们跟你说了啊。”

情人:“嗯,今晚你还回家吗?”

他举起杯喝了一口。

情人:“你每天就是回家?”

丈夫:“嗯。”

情人:“不是去了别人那儿?”

丈夫:“没别人。”

她感觉音乐就快盖不住。

情人:“为什么?”

丈夫:“不知道。”

估计就是这样的回答。

情人:“你就没知道过。”

她想,真是个烂人。

她也没有起身离席,继续喝了下去。

他今晚来我家我还是不会拒绝吧。

他今晚还是要回家吧。

为什么,不知道。

朋友们又像成年人一样举杯,“来来来,喝一杯。”

喝一杯吧。不然怎么办。

壹纳网综合编辑丨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yinaw.com/13058.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