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纳友们,欢迎关注壹纳网新公众号:yinatt 。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

纳文 书生 782℃ 已收录 0评论

2016年8月5日,里约奥运会就要开幕了,但是从前方传回来的信息是,巴西仍没有准备好。

这些负面新闻包括:

好几个奥运场馆没有修好,而修好的几个场馆,又达不到国际奥委会的要求;

在火炬传递过程中,火炬手被巴西市民泼冷水,一些愤怒民众甚至拿着灭火器追杀火炬手;

吉祥物美洲豹被带去点火炬,但中途突然失控,跑了。警察二话不说,直接将它毙了;

治安问题突出,多位运动员在巴西被盗。连小偷都无法防范,如何应对恐怖袭击?里约奥运俨然成为里约大冒险;

指望警察?抱歉,连警察因为不满政府提供的待遇,也罢工了……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资料图:在建中的巴西奥运场馆

里约奥运会还没开幕,就出现了各种段子。但在笑话之后,引出的思考很多。这不仅仅是一次啼笑皆非的奥运会,还事关一个新兴经济体的衰落。就在6年前,巴西依然是国际投资界高度看好的金砖国家之一,而今天,却成为“世界第二糟糕的经济体”,仅次于惨淡的委内瑞拉。巴西发生了什么?为何衰退得如此迅速?2014世界杯与2016奥运会的接连举办,巴西却未能享受到体育产业带来的巨大红利,反而被拉入深渊,这是为什么呢?

作为拉丁美洲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巴西一直被认为拥有成为世界经济一极的潜力。在军政府时代(1964-1985),巴西就有过国家宏观引导下的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之后军队交还政权,1989年第一次进行全民直选。巴西陷入了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的陷阱”,大批民众陷入了贫困当中。学者胡炜在参观圣保罗之后,认为新自由主义“造成国内两极分化严重,民族工业步履艰难,少数大财团控制了国民经济的命脉”。里约热内卢基督像下密密麻麻的贫民区,就是“拉美病”的征兆。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砖四国(Brick)”这一概念,巴西与当时发展势头喜人的俄罗斯、中国、印度一起,成为了当时国际投资界眼中的新大陆。作为投资巨头,高盛公司有着非凡的话语影响力,奥尼尔的话某种意义上就是风向标,“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制造”了一个概念――金砖国家,并且包装得灿烂非凡。当然,奥尼尔并非随意一指,当时这四个国家,都展示出了不俗的增长势头。中国与印度,1999-2001年的GDP增长率分别接近10%与8%。而巴西与俄罗斯,虽然增长率不及中印,但因为坐拥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也被认为有潜力在接下来的10年大放异彩。

奥尼尔的观点,有一定的褒奖之意,但另一方面,也有一点自己的小算盘。高盛公司最擅长的,就是包装概念,从而吸引境外投资者。当大量外资涌入金砖国家,必定刺激当地经济,这也是金砖国家在21世纪头十年经济繁荣的原因之一。2011年,另一家国际投资公司信诚,也包装了一个概念――薄荷四国(MINT),分别是墨西哥、印尼、尼日利亚与土耳其。他们认为,“薄荷”将在10年内迎来爆发期,同样,这个概念也吸引了很多投资者。这是后话了。

“金砖”这个赞誉,多少影响了巴西的心态。这令巴西举国上下被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所笼罩。2003年走马上任的卢拉,被认为一位左翼领导人(当然也有人认为他在经济政策上延续了新自由主义的一套),他的重要目标是缩小贫富差距,关注底层民众贫困化问题。他是“穷人的总统”,非常符合拉美人的胃口。他在位期间,巴西经济确实有着长足发展,但必须看到,巴西的当时发展来自大宗商品价格的提升,比如石油、大豆、铁矿石等。而真正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现代工业体系,成熟的市场经济,完善的法制环境,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巴西都没有建设完成。巴西制造业规模有限且发展滞后,容易受到外部冲击影响。也就是说,巴西在21世纪头十年的经济发展,实际上是不可持续的。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治理的死敌。连续申办世界杯与奥运会,反映了卢拉政府的一种冒进姿态。在21世纪头几年,巴西先后冲击世界杯与奥运会的申办权,并绘制了最有吸引力的蓝图,成功地打动了国际足联与国际奥委会。2007年10月,国际足联宣布将2014世界杯的举办权交给巴西。紧接着2010年,巴西的里约又获得2016年奥运会的举办权。换言之,体育界的两大盛事,足球世界杯与奥运会,接连在巴西举行,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巴西的风头可谓是一时无俩。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资料图:2014巴西世界杯开幕式上的表演

现在回过头来,这是个极其糟糕的决定。2013年起,国外资本陆续撤离金砖国家,而且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开始跳水。以国际油价为例,从2014年6月的115美元/桶,降到了年底的48美元/桶,这对于产油国而言是巨大的打击。巴西、俄罗斯、委内瑞拉、尼日利亚等石油出口国都遭遇了滑铁卢。而2014年的世界杯,对巴西人更是噩梦一场。先是在2014年世界杯修建过程中,出现了惊人的贪腐问题,多个场馆修建进度缓慢,而且测评不过关。在世界杯之前,愤怒的民众掀起了“FIFA go home”运动,让罗塞夫政府很没面子。高潮就是,以足球王国自居的巴西,其明星荟萃的国家队在家门口惨败,一个1比7让2亿人民陷入悲痛之中――这不仅仅是体育竞技上的失败,更是国家层面的失败。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资料图:巴西“FIFA go home”运动

巴西的经济神话,很快也被打回了原型。接下来的数据统计更令人尴尬。2015年巴西国内生产总值(GDP)为1.51万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7404美元,比2014年减少了4.6%。拉美经济学家阿尔贝托・拉莫斯说:“巴西就是个烂摊子……过去10号用来指球王贝利。现在,10指的是巴西的通胀率、失业率和总统支持率。”讽刺的是,这位拉莫斯先生也是来自高盛。

在这样的危机下,奥运会的乱象就可以理解了。就好比男主人和女主人在闹离婚,还要硬着头皮招待客人,那气氛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很多巴西人将矛头指向了罗塞夫。这位女总统固然没法力挽狂澜,但是,祸根在卢拉时代就已经种下。巴西在21世纪初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以及金砖的身份,掩盖了很多问题,而卢拉的福利政策,看似稳定了社会矛盾、提高了底层民众的待遇,但无益于完善市场经济。而过分冒进的外交策略及国家形象推销,也为之后的失败埋下了注脚。巴西这次遭遇到近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相信是近几十年矛盾积累的总爆发。

我越来越相信,不管媒体怎么“塑造”,巴西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它不会突然变好,也不会突然变坏。巴西在制度建设上依然存在着一定的不足,法制不健全,社会不稳定,犯罪率高,教育水平低。哪怕在巴西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里,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

显然,“金砖”这个荣誉,对巴西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它让巴西沾沾自喜,心态失衡,也让巴西乱了方寸,急于求成。作为发展中国家,不能被这些口号所忽悠,忘记了自己所处的阶段。有时,甜言蜜语也是毒药,让你踏入陷阱之中。如高盛这样的资本公司,包装一个概念是分分钟的事。当你体现出某些潜力的时候,他们会立即给你戴上高帽子;而当你力不从心之际,他们就会抛弃你,甚至还会嘲笑你。他们只是盈利机构,这就是资本的真面目。

好大喜功的心态,永远是国家之敌资料图:巴西奥运的安保力量

现在看来,巴西连续申办世界杯和奥运会,是有些托大了。不过既然是自己申请的奥运会,含着泪也要把它办完。这次奥运会,肯定不会有多好,但也未必不及格。还是那句话,巴西没有说的那么好,也没有说的那么差。巴西就是巴西,是追赶的巴西,是发展的巴西,是有希望也有局限的巴西。

如今的困境也不是末日,巴西也不会被这一波衰退所击溃。因此,巴西需要战胜的对手,首先就是自己。

(感谢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助理研究员谭道明提出宝贵意见)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yinaw.com/10087.html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